ca88亚洲城娱乐平台,ca88亚洲城娱乐官网

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挣扎在贞观 第一百六十二章 夜宿东宫教太子


    当打着灯笼的太监带着王兴新来到一片荒芜又破烂的宫殿前,被惊呆的他指着那太监道:“这位公公你确定这里不是冷宫而是太子东宫?”

    “伯爷,奴婢确定这是东宫,太子爷一直住在这呢!”

    “你这死太监不会是消遣本伯爷吧,这能住人?太子能住在这破烂地方?”

    ......

    当王兴新再次看到李承乾的时候终于相信了这就是太子东宫。

    怪不得历史记载,年幼的李承乾很是聪慧懂事,简直就是储君界的优秀代表,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性情越来越是不定,再加上一些有心人的蛊惑,在长孙皇后去世后终于走上了和他爹一样的路子,只不过李承乾没有李二的本事。

    李二成功了,当了皇帝,李承乾失败了,被幽禁郁郁而终。

    一样的配方最后却不是一样的味道......

    住在这比冷宫还冷宫的破烂地方,不把人逼疯才怪呢,日后李承乾的结局一定是和这住地方有关系,现在他还是小屁孩一个,不知道什么是好孬,若是长大懂事了,任谁也不想住这样的地方呀,那太极宫多好!

    “你...你...你来本太子这里做甚?”

    “吆,学得挺快的呀,不自称孤了?至于来你这里做什么,我是你表姐夫,邻里之间还有串门子呢,咱还是亲戚呢,表姐夫到你家来串个门子,顺便住上一夜,难道就不行了?这是你的待客之道吗?还太子呢!”

    这时李承乾身边一人尖着嗓子喝道:“你是何人?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对太子无理!”

    李承乾笑眯眯的看着王兴新并没有理会。

    而王兴新更是没有理会那人,只是对带着他而来的那位太监道:“身为一名在陛下身边伺候的优秀太监,想必你一定会武功吗?”

    “伯爷,奴婢多少也会一些把式。”

    “很好,敢才呵斥伯爷我的那人,揍他!揍到他妈都不认识他!”

    说完后就拉过李承乾对他道:“这黑天半夜的也没个什么娱乐活动,表姐夫请你看戏,看真人武打片。”

    “蓝田县伯,这可是本太子的.......”

    “叫姐夫,什么本太子的,亲戚上门了你都不热情招待一下,还让下人呵斥我,有你这样的吗?管他是个什么东西,如此没眼力劲的玩意你也好意思放在身边?早晚把你坑死!”

    那人见王兴新越来越嚣张:“贫道乃道门秦英,奉陛下之命常伴太子左右为太子祈福,你这无礼狂徒......”

    “秦英?还贫道?你就是秦英??”

    自以为报出身份的秦英让王兴新退让了秦英开口就得意的道:“贫道正是秦英!你这狂徒还不跪下给太子请罪!”

    你妹呀!居然真是秦英,贞观五年太子承乾有疾。道士秦英为之祈祷,也不知道是他道法精深还是误打误撞,李承乾居然好了,李二大喜,还给秦英建了个西华观。从此秦英就和一位叫韦灵符的道士就开始了蛊惑李承乾的作死之路...

    没想到现在才贞观四年末这货就在李承乾身边了。

    “承乾,姐夫给你说,这道士不光没眼力劲,还抢了你姐夫我看上的小师太,今天非得请你看武打片不行,那谁!你站着干啥,还不去揍这混蛋道士!你若是不揍的话,我就给陛下说你这死太监在带本伯去东宫之前,还带着本伯爷去后宫一些嫔妃之处转了一圈......”

    见那太监还在犹豫,王兴新又加火道:“你尽管去揍,揍完后就对陛下讲是本伯逼着你揍的,有什么事自有本伯担着!”

    有了王兴新这话,那太监上去就把秦英狠揍一顿,看得王兴新无比之过瘾!就连李承乾也很有兴趣的盯着被揍得惨叫不断的秦英。

    “承乾,姐夫给你说,这秦英可不是什么好玩意,一个道士居然在你的东宫肆意妄言,还要让你姐夫给你跪地求饶,也不用脑子想想,在这深更半夜里能在皇宫自由出入,又能在你东宫留宿的人是他一个臭牛鼻子道士能惹得起的?就这眼力劲也亏你能留在身边!明日咱一起去给你父皇还有母后请安,若是不弄死这个混蛋道士日后他一定能把你坑死!”

    “蓝田...表姐夫,这是父皇安排为我祈福的道士,我见这道士有些本事便留在身边了,他真的要坑我?”

    “没错,是他,就是他!你还别不信,日后他一定能坑死你,你以为每个道士都是孙老神仙!”

    看着一脸不信的李承乾接着又说:“承乾,过几天姐夫给你表演一下油炸小鬼,血手印,还有让石头自己从地里长出来的一些法术,你就明白这些骗人的道士是什么样的货色了。”

    这俩一边看着秦英挨揍一边还算和谐的聊着天,终于秦英不再惨叫,昏迷过去......

    见秦英昏迷过去,王兴新又对李二身边的太监道:“去找根绳子把这货捆起来,再把嘴堵上,先找个没人住的偏殿扔进去,明日本伯告知陛下会处理的,你现在可以去给陛下汇报了。”

    那太监走后,王兴新便随着李承乾走进一片荒芜的东宫。

    看着杂草都长了一尺多东宫,还有里面那简易的陈设,王兴新有些怜悯的看着李承乾:“承乾,你这地方简直就不是人住的地方呀,也不知道陛下和娘娘怎么想的,你到底是不是亲生的呀!”

    李承乾白了这便宜表姐夫后:“表姐夫,父皇和朝中大臣常教导‘天降大任于斯人也......’,父皇还说‘你乃国之储君,不能贪图享乐,要磨炼自己,要勤俭......”

    两人走到李承乾东宫的正殿后,王兴新见没有自己弄的新式家具,只要随着李承乾跪坐着。

    “哎,说实话,承乾你给姐夫说实话,你真的愿意住在这破烂地方吗?”

    十二岁的李承乾似乎觉得眼前这位表姐夫的话很真诚:“表姐夫,其实承乾也不想住在这里,你是不知道,半夜里都能听到一些古怪的声音呢,院子里都有野兔做窝呢,有时候还能飞来野鸡,还有这东宫也没什么人气......”

    “那就是了,虽说你是太子处处要做出表率,但是你现在才是个十二岁的孩子呀!你放心,这事姐夫我记在心里呢,明天就给你解决了,我大唐堂堂太子殿下,总不能住的连寻常富户都不如吧!对了,你刚才说你这东宫院子里有野兔做窝?”

    “嗯,表姐夫这院子里野兔可多了......”

    “承乾,想不想吃夜宵?”

    “想吃!”

    “去让人叫一些侍卫来,让他们打着火把抓野兔,姐夫给你烤野兔吃.....”

    揍完秦英,那太监回去后就把这事和王兴新说的话一字不漏的给李二讲了一遍。

    “那小子真的是这样说的?”

    “|陛下,老奴没有半点虚言,蓝田县伯确实是这样说的,不过....”

    “不过什么?”

    “陛下,老奴见蓝田县伯虽说看着对太子无理,但却有一番亲情,见到太子殿下后他便一直要求殿下叫他姐夫。”

    “哈哈,明慎这小子看似表面无理,其实他的礼在心里装着呢,这事你不要问了,朕就看他明日如何解释,若是不让朕满意,少不了要打他板子,你下去吧......”

    太子东宫,一阵鸡飞狗跳后。

    “承乾,这烤野兔好吃吧!”

    “好吃,表姐夫你也吃呀。”

    “就知道吃,你也不见那些侍卫的辛苦,赶紧赏赐一些给他们呀,这可是收买人心的大好时机,若是陛下绝对是先给将士们吃!”

    果然,听从了王兴新教导的李承乾在赏赐了几只烤野兔给抓兔子的侍卫后,那些侍卫全都跪下谢恩。

    “承乾,明日姐夫就请求陛下给你改善居住环境,这几日你就随着姐夫去我府中住上几天,我那什么都有,好吃的好玩的,你就是想要花姑娘,姐夫也去给你抢几个回来,你不知道,你父皇赐给姐夫百名护卫,咱带着他们去王圭那老儿府中抢姑娘去......”

    无良的王兴新让太监把蛊惑李承乾的秦英揍了一顿并且捆起来后,接着自己又开始蛊惑李承乾......

    这一夜李承乾从未感到过如此放松,他听着便宜表姐夫的奇言妙语,渐渐开始发困,最后终于斜在一边睡着。

    王兴新无奈的摇头抱着李承乾把他轻放在床上给他盖好之后,也在一名宫人的指引下去歇息。

    而这一切都被一人全部听在耳里,看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