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娱乐平台,ca88亚洲城娱乐官网

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仙药供应商 第四九五章 仙秋罗


    命不久矣?

    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孙正荣感到高兴,或许是因为他这次南疆之行的遭遇,或许是因为那叔侄二人那冰冷的态度。

    他对那个大寨之中的人没有丝毫的好感。

    “看着他挺健康的样子。”

    王耀没有回话,其实他们叔侄二人看着也不怎么健康,那种黝黑的脸色一方面是经常日晒的缘故,另一方面是他们中毒了,外显于面,他们整日与蛊虫相伴,难免会受到它们的影响,日积月累,毒素的沉积。

    章青山如此,章远通也好不到哪里去。

    “那个村子里有些人寿命比较短暂吧?”王耀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这个,我还真不太清楚。”孙正荣道。

    “嗯?”孙正荣似乎想到了什么东西,眉头稍稍皱了皱眉。

    “你也要注意一下,如果他们将在南山上看到的事情跟那个大寨里的人说了,会给你带来麻烦的。”

    现在他有些不明白王耀为什么不早点阻止那两个人靠近,他明明有那个能力。

    “不碍事。”王耀道。

    这件事情他已经想好了对策了。

    “那就好。”

    又在山村之中逗留了一日,孙正荣便告辞离开了。临行之前有何孙云生交代了一些事情。

    是夜,王耀早早的到了山上。

    土狗和苍鹰的伤已经恢复。

    王耀回到小屋里,灯光昏黄。他拿出了一包种子。刚刚从系统之中兑换的。

    仙秋罗,

    这是灵草录之中的“灵草”,也是一种“毒草”。

    其叶,可益气、补血、生精。

    其根,可补阳气,驱寒毒。

    这是有益的,

    而它有有害的地方,就是它的花,它开花之后散发出的气味,有“奇毒”。

    闻之无力,浑身发热,产生幻觉,重则休克死亡。

    这也是王耀选择它的缘由。

    种植它们就相当于多了一道不易察觉的守卫,至于它所产生的毒素,只要服用它的根茎熬制的汤水便可解毒,免疫。

    “明日便种下。”

    次日清晨,王耀选了几个合适的点,种下了这些种子,然后浇灌了“古泉水”。

    药师,有救人的手段,也有伤人的方法。

    王耀用的就是药师特有的方式。

    防人之心不可无。

    上午时候,周无意又来了一趟医馆。

    “恭喜您,已经完全恢复了!”

    “当真?!”

    “当真。”

    他的恢复速度超过了王耀的想象,他本来判断他还至少需要半月的时间方能痊愈,但是提前了十天,想来是和他心态的变化有着极大的关系,而且他身体之中那已经转变了性质的内息也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

    好啊!

    老人爽朗叹道。

    “今日高兴,王医生中午可有空啊,老夫我请你喝酒!”老人道。

    “好。”

    “痛快!”

    跟家里说了一声,中午没有在家中吃饭。

    地点还是下村的那个酒店,但是酒却是老人自己带来的就,那是他们村子里秘制的药酒。

    十分的醇香,而且拥有诸般的妙用。

    可以舒筋活血,补气养神。

    “王医生,这就如何?”因为身上的伤势已经为安全恢复,老人显得十分的高兴,频频的和王耀对饮。

    “挺好的。”王耀笑着道,实际上他是不懂酒的,但是他懂药,他从这酒水之中品尝出了七中中药材成分,它们的确有着一定的增补效果。

    “那就多喝几杯。”

    王耀并不喜欢饮酒,他更喜欢喝茶。

    茶可以多喝点,酒要适当,药酒也是酒。

    老人高兴,这话他也不说,人生有些时候就需要放纵。

    畅游山水,饮酒狂欢,纵情高歌,指点江山,

    当然,放纵是有底线的放纵,不是杀人放火,不是坑蒙拐骗。

    最后老人明显是喝大了,好在周雄没有喝多少,因为他明日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和沙知华的婚礼就在明天举行。

    “王医生,十分感谢。”

    “客气了。”

    “明日进的来参加我的婚礼。”

    “一定。”

    下午的时候,王明宝回来了,满面春光。

    “有什么好事,说来听听?”

    “我和韩老师的事情成了!”王明宝兴奋道。

    “成了?”

    “对,我已经见过她的父母了,他父母对我还算满意。”

    “这就成了?”

    “下一个周她准备来我们这里,我带她见见父母。”

    “嗯。”

    只要双方的父母同意,两个人有彼此衷心对方,那么这事就妥了。

    “恭喜,恭喜。”

    “你呢,童薇呢?”

    王耀听后沉默了一会。

    “还在谈着呢。”

    他和童薇之间的事情,他谁也没有告诉。

    “还谈着,什么时候定下来,怎么哥俩一块举行婚礼吧?”王明宝高兴道,没有察觉到王耀情绪上的一点不对劲。

    “这个,再看看吧。”

    “晚上有空吗,一起吃饭。”

    “好啊!”

    自家兄弟高兴,王耀也不好拂了面子。

    下午的时候,诊所里来了两个人,是邻村的人,过来找王耀看病的,一个不过是个小毛病,腿疼的厉害,王耀给他下了针,然后开了两副药,叮嘱了一下。

    另外一个情况则要严重些,

    因为这是个孩子,四五岁的年龄。

    孩子感冒了,发热,病恹恹的,没有精神,呼吸很急促,不顺畅,嗓子里有呼呼的声音。

    “风寒,体内有湿热,肺部伤损。”

    这是典型的感冒治疗不够及时,大意而引起的肺炎。

    “这个情况持续多长时间了?”

    “一周。”

    “一周,没有去院看看吗?”

    “看了,去镇上的卫生所看了,也开了药。”带孩子过来的女子,“但是吃了药之后效果不是很好。”

    咳咳咳,正说着话,小孩又咳嗽起来,十分的厉害。

    王耀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胸口,不过顷刻之间,他便不在咳嗽,脸色也好了很多。

    “厉害!”那对夫妇暗叹一声。

    “这个情况应该早点来的。”

    这病对王耀而言自然不是什么难题,但是这个孩子却要多收些罪。

    “来,我先给你理顺一下气息。”

    王耀顺着孩子背部帮他理顺气血,减轻湿热引起的痰症。

    小孩显得十分享受,感觉经过这一番按摩之后身体明显的舒服了很多。

    “好些了吗?”

    “好多了,叔叔。”

    “嗯,那就好。”

    王耀随后又给他开了几副药,主要是清热化痰的药物。

    “照着方子上的提示定期的给他服药,有问题的话及时的带他看医生。”

    “哎,好,谢谢你啊。”这对父母表示感谢之后离开了。

    “嗯,那个孩子在晚来两天就会很危险了。”待他们离开之后,王耀对一旁的王明宝道。

    “现在很多人都是那个样子,不到身体实在是熬不住了,撑不了了,是不愿意去医院看医生的,而且也没有定期检查的习惯。”王明宝道。

    “这是观念的问题,正在逐渐改变着。”

    潍城市人名医院。

    孙大成夫妻两个人傻了。

    “医生,你再给看看,是不是错了。”

    “错不了的。”那医生道。

    “怎么可能,我们的儿子怎么会染上这种病?!”

    毒瘾,慢性肾衰竭,现在又多了花柳病。

    他们夫妻二人几乎是要崩溃了。

    自己到底是做了什么孽啊!

    这三种病,任何一种都是非常的难以治疗的。

    夫妻二人看着那病恹恹的儿子,孙大成此刻是一肚子的怒火,他真是恨不得直接掐死自己的儿子。

    “说,你这些天到底干什么了!?”他咬着牙低吼道。

    “爸,我,我没做什么?!”

    “你还嘴硬,没干什么怎么会染上那种病?!”

    轰,孙洪林傻了眼了。

    “那种病,那个该死的大洋马!”

    “你是不是又去吸毒了!”

    “没有,爸,我真的没有。”

    “你冲着儿子吼什么!”女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