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娱乐平台,ca88亚洲城娱乐官网

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逍遥梦路 第七十二章 鸳鸯(求推荐!)


    “世事无常,人心莫测啊……”

    衣衫飘飞当中,方元施施然出了林府,幽然长叹。

    纵然他还没有听到韩长老的全部计划,但光从他的语气、态度来看,归灵宗对自己都堪称处心积虑、防备甚深,不会让自己好过的。

    当然,此事大体也在方元预料当中,并且,他一开始对于那姓韩的也没有抱着多少善意,只能说互相算计,看谁能技高一筹,笑到最后罢了,倒也没有多少负面情绪。

    “此时归灵宗高层战力大损,又恰逢烈阳郡动乱时刻,师语彤必须坐镇少阳城,震慑宵小……对于我而言,简直是天赐良机!”

    整个归灵宗之内,唯有炎寒左右二长老内功精深,乃是四天门高手,却在此役中身受重伤。

    “看来……这韩长老的病,还得继续拖着啊……”

    方元默默思索着,眼睛中就冒出寒光来。

    对面有着武宗甚至灵士,硬拼殊为不智。

    当然,此时对方还要求着自己治病,想必在韩长老痊愈之前,安全却是绝无问题的。

    “半年……嘿嘿……”

    方元摇了摇头。

    以他目前的进度,半年之后,谁能预料到他会进步至何等境界?

    “倒是从刚才那姓韩的神态来看,玄阴心法纵然没有大问题,也必定有着什么隐患……嘿嘿……归灵宗?归灵宗!”

    方元眼睛微微眯起,似带着深不可测的玄光。

    ……

    回到幽谷之后,方元倒是又蛰伏下来,每日以阴阳玉修炼,默默耕种,饮用灵茶,食用灵米,时不时还让周文武外出,帮忙收集一些材料。

    那株炎玉晶米乃是他此次种植的重中之重,并且与普通红玉稻米有了些许不同,自然也需要换一种方式照料。

    “好在这炎玉晶米脱胎自红玉灵米,总算有迹可循,又有师父留下的心得可供查验……”

    在种植术方面,此时的方元已经是当之无愧的专家级人物。

    默默将数块红色的矿石摆在稻苗周围,又洒上一圈灵肥,方元后退几步,欣慰地见到炎玉晶米又长高了一截。

    “花狐貂,你日后就负责专门看着它,懂不懂?”

    方元抚摸了下花狐貂的小脑袋,郑重叮嘱,又看向远处天色。

    夕阳西下,橘红色的阳光洒遍整个幽谷,给万物披上了一层金色的余辉。

    “已经是第六日,那韩长老,明天就会过来,求我给他施针用药……”

    方元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诡秘的神采,蓦然长啸一声。

    “啾啾!”

    狂风卷动,铁翎黑鹰的身影降落而下,背对方元。

    “辛苦你了!”

    他轻笑一声,稳稳趴上了铁翎黑鹰的背部,双手抱着鹰颈,无比稳当。

    “啾啾!”

    伴随着铁翎黑鹰的再次振翅,方元耳边呼呼作响,劲风如小刀扑面,几乎令他睁不开眼睛。

    等到适应过来之时,整个人就已经处于九天之上!

    天穹白云之间,一道黑影一闪,认准了某个方向,仿佛箭矢般激射而去!

    “这就是……飞行的感觉么?”

    方元极目下望,透过稀薄的云彩,还可以看到下方的青叶城轮廓,此时就好像沙丘上堆砌的城堡一般,蚂蚁大小的人头散乱活动。

    从另外一个角度观察世间,顿时就有着一种完全不一样的感受。

    这种俯视众生的味道,就如同神祗一般!

    “总有一天……我会凭借自己的实力!达到这个境界!”

    方元双手微微握紧,下定了决心。

    铁翎黑鹰飞行绝迹,眨眼间掠过青叶城,穿入云霄。

    “啾啾!”

    太阳完全落山,月色之中,一道庞大的黑影却是在某座大城之外降落下来。

    方元遥望着远处的大城,有些不胜唏嘘:“清河郡城……上次奔波劳碌良久,这次乘坐铁翎黑鹰,却是须臾即至,两边相差简直无法以道理计!”

    不错,这清河郡城,或者说其内的归灵宗总舵,便是他这次的目标!

    方元可不是光挨打不还手的人,既然归灵宗有恶意在先,他也不介意给对方带来点麻烦,顺带吸引走注意力。

    而在此计划当中,铁翎黑鹰的作用就非常大了。

    “若此行顺利,明天还可以回幽谷,做出不在场证明……若我估计有误,师语彤暗中潜回归灵宗,又或者还藏了什么不知名的高手,铁翎黑鹰也是逃命的保证!”

    方元抚摸了下铁翎黑鹰钢铁般的羽毛,又喂了它一颗竹果:“在这里等着,听我信号!”

    “啾啾!”

    黑鹰极为人性化地点点头,令方元很是放心。

    ‘终于收服了这灵兽!’

    他奔向郡城,心里却带着一点欢喜。

    实际上,也只有在这次突破**,将铁翎黑鹰彻底打服之后,对方才允许他乘坐上去,翱翔九天!

    在此之前,这黑鹰当真高傲无比,连触碰都不怎么愿意的。

    否则的话,上次烈阳郡之中,方元早就将它带去了。

    “要收服灵兽,果然是机缘、实力都缺一不可!”

    他此时也明白了,自己能收服这黑鹰,完全就是运气使然。

    首先,就是有着花狐貂,居中沟通,否则自己与对方根本没有交流的可能。

    随后,便是自己有着竹果,而铁翎黑鹰正好需要这个,把握住命门。

    甚至,即使有着这两大条件,也无法令铁翎黑鹰心甘情愿地为他所用,最后还必须自己实力达到,让灵兽臣服。

    这种种条件,缺一不可,更是极难凑全。

    看归灵宗雄霸郡县,师语彤武功超群,都没有听到什么收服灵兽的消息,便可见一斑。

    ……

    归灵宗家大业大,在清河郡中是实至名归的霸主,总舵所在一目了然。

    方元换了一身夜行衣,又将面孔遮住,躲过巡逻弟子,施施然潜入其中。

    他此时乃是四天门级别的高手,在整个清河郡都可以横行,而归灵宗总舵正值实力低谷,那些低辈弟子之流,又如何能发现得了他?

    甚至,纵然发现了,引来长老什么的,也不过送菜而已。

    “见鬼……”

    只是方元仿佛无头苍蝇般转了几圈,差点误中几个陷阱之后,才发现这总舵错综复杂的地形,才是自己最大的敌人。

    “难道就这么直接动手,或者再放把火?”

    方元有些不甘:“如此的话,只能算伤其皮毛,不痛不痒啊!”

    对方身家丰厚,以他一人之力,纵然是四天门高手,造成的影响也是有限,除非命中要害!

    “先抓个舌头!”

    他向前几步,转入一个庞大的院子,似乎是个小花园。

    夜色静谧,虫鸣不断,一点点萤火虫在荒草间飞舞,宛若银河一般。

    “嗯?”

    方元神元散开,仿佛网络一般向外蔓延,忽然神情一动,嘴角也带起一丝诡异的笑容,慢慢向某个角落摸去。

    “天哥!”

    一个女子声音传来:“我想得你好苦!”

    “灵妹,为兄同样也是如此啊……之前门规森严,我又怎好夜探女弟子寝室?幸好这次宗内大变,人手不足,将为兄也选拔为执法弟子,才可借着这机会来与你相见……”

    浑厚的男子声音响起,带着一点热切:“灵妹妹,我对你简直是朝思暮想……一日不见,如三秋兮……”

    “呕……”

    方元听了,顿时有些作呕,直接跳出来:“哈!想不到今日撞到了一对野鸳鸯!”

    “什么人?”

    在凉亭中私会的青年男女大惊,那男弟子想也不想,一掌就拍了过来。

    “连内力都没练成的小家伙,还敢跟爷爷放对?”

    方元特意掩饰,声音中带着沙哑,屈指一弹,几枚挟裹着内力的石子飞出,顿时令那青年口吐鲜血,与女子一同萎顿倒地。

    “你到底是谁?”

    那男弟子惊恐地望着前面的神秘黑衣人。

    他好歹也有着第五关的修为,在一辈青年弟子中堪称翘楚,但却如此轻易地被击败,对方武功之高,简直匪夷所思,甚至恐怕连自己师父也……

    “好了……你们两个想死想活?”

    方元倒是非常好整余暇。

    既然此人是执法弟子,利用公务之便给自己制造机会,此处必然极为隐蔽,更是巡查死角,有着大把时间。

    “自然想活!”

    这两个年青弟子都不是什么硬骨头,特别是在见到方元深不可测的武功之后,就更是如此。

    “很好,老夫有几件事要问你们,只要乖乖答出来,我转头就走,必然不会动你们两一根手指头,否则的话……嘿嘿……”

    方元瞥了眼那女弟子,只见她身穿粉红绮罗裙,皮肤雪白,嘴角一颗风流痣,倒是颇有一点姿色。

    “放过灵妹,有什么事冲我来!”

    青年咬了咬牙齿。

    “嗯……那老夫就问了,你根基还可以,想必也算得上真传,练的是归灵心诀吧?”

    方元眸子里闪过一抹异色。

    “你竟然意图窥视我门派内功?”

    青年惊讶无比,旋即就见到方元一手刀将灵妹打昏,这才笑吟吟地看着他:“老夫问完你之后,还会将她叫醒,再问一遍同样的问题,若是有着出入,嘿嘿……”

    刹那间,一丝冷汗就从青年鬓角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