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娱乐平台,ca88亚洲城娱乐官网

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我的搭档是财神 第156章 到处都是伪慈善家


    一时间又尴尬又无聊,宋谦只能拿出手机上网,浏览本地新闻。

    “方衡证券领涨证券板块,执行总裁张进昭接受记者采访,分析称814行情将持续至少一年,大盘指数有望突破一万点。据悉,方衡证券近日向岭城慈善总会捐款380万,专项用于救助低龄白血病患儿。”

    “花花传媒集团旗下辣椒直播推出‘亲密对对碰’活动,集团承诺将捐出此期间直播平台获得利润的5%用于慈善事业,有专业评估人士预测,该笔善款将高达400万。”

    “萧氏地产重金回馈社会,成本价推出两百套房源,符合条件的家庭可申请购买,详情请咨询******”

    “华泰银行副总经理林家豪以个人名义向城北、城南等八家福利院捐款300万元。”

    ……

    看着这一条条新闻,宋谦不禁感叹,有钱的人,永远是在高调做慈善,闷声发大财。方衡证券,简直就是空手套白狼,380万,怕是几分钟上下的事吧;辣椒直播,一个月5%的利润就有400万,这还只是个承诺;至于萧氏地产就更搞笑了,诺大的企业,成本价推出房源,真是最廉价的广告了。倒是华泰银行的三百万,似乎还挺实在,虽然少了一点,但用到刀口上也是好的。

    当然,没有谁的钱是天上掉下来的,有钱人也不是必然就有义务去做慈善。只是,打着慈善的旗号赚钱,这就不厚道了。

    想到这里,宋谦又点开“容易筹”网站,进入自己替王珂发的那个八十万的大病众筹项目,发现除去自己给捐的十五万,还真没有其他人捐款了。

    顺手翻了几页上面的项目,获捐者寥寥。有的话,也都是几块几十块累积起来的,最多算是穷人之间的相互同情和帮助。

    诚如王珂最开始说的,像他母亲这种病,他家这种境况,真是一抓一大把,比他可怜的多了去了,即便有做慈善的,也轮不到他们家。

    王珂……

    宋谦在脑海里琢磨着,这家伙昨天查柳贺东的个人信息,连他买了什么彩票中了什么奖都查得到,既然如此,只要查到冯天明的账号,给他转去一百万,那什么“有备无患”的任务岂不是轻松就能完成?

    对,就这么办!

    于是,宋谦赶紧又给王珂的那个大病众筹项目捐了十万。毕竟如今他是每天有八十万额度的豪了,出手不能再几万几万的,显得小气。

    “您尾号8888的储蓄卡账户8月18日17:30消费支出人民币元,余额元。【天庭银行】”

    “您尾号0109的储蓄卡账户8月18日17:30工资收入人民币元,余额元。【华泰银行】”

    对于每次能够及时响起信息,宋谦很有安全感,毕竟,目前的任务,也就这个“雪中送炭”会有“散财失误”的说法。

    一想到“散财失误”,宋谦本来准备给王珂打电话的,转而又继续在“容易筹”网站上翻找起来。

    “十二岁的儿子患了白血病,急需一笔手术费。”

    没错,袁子杰,袁梓欣的弟弟,也确实患了白血病。

    宋谦抬起眼皮看了看袁梓欣,此刻她依然趴在桌子上抽泣着,情绪似乎缓和了很多,不过仍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看来网上有些说法还是对的。女人这种情绪化动物,一旦发作起来,就像烧热了的铁,直接浇水,只会淬得更热。最好的方法就是给她一定的时间自我冷静。这会儿过去了五分钟,估摸着再过个五分钟,应该就差不多了。

    再次点开袁子杰的众筹项目,宋谦发现更新了很多内容。不仅增加了很多催人泪下的病情说明,还附上了几十张住院费用清单、父子情深的照片,

    虽然白血病在大病众筹中也不是个案,甚至比袁子杰惨的有很多,但不知道为什么,袁建国这种天生的影帝,就是通过网络也能营造很好的令人同情的氛围。

    不仅捐款,就是评论也比一般的要多得多。

    宋谦看了下当前众筹的结果,加上自己散财失误的十万,目前已筹集资金175322元。也就是说,还有其他不知情的好心人给袁建国这个赌鬼捐了七万五千多。

    本来吧,宋谦一个电话给王珂,把袁建国这个帖子给锁了难度应该不大。但考虑到莫名其妙关注一个表面上没有问题的众筹项目,宋谦觉得引起王珂怀疑自己的可能性更大。所以这个方法作罢。

    再一个,虽然自己没有足够证据证明袁建国通过这种方式众筹款项用于赌博,可如果报警,黄皓那边仔细查一查,应该也能有些眉目。只是袁建国再怎么也还是袁梓欣的父亲,况且比起强女干妇女、拐卖儿童、杀人贩毒这种,倒也不一定就要让他吃牢饭。

    看来,还是自己想办法怎么追回这笔捐款吧。

    “你有没有你爸的联系方式?”

    宋谦一个激动,下意识忘了袁梓欣还在哭泣,脱口而出问道。

    这一问,也把袁梓欣吓了一跳,当下就停止了哭泣,回头愣愣的看着宋谦。

    “嗯……”宋谦也知道有些唐突,毕竟这期间所有的事,袁梓欣都是不知道的,也不能让她知道。于是委婉解释道,“你爸昨天之后还有缠着你吗?”

    “没有……”袁梓欣轻声回答道。

    “我觉得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毕竟你们有血缘关系,有没有可能让你爸彻底戒赌?”

    宋谦这问题既迎合了袁梓欣目前的心结,也奔着帮自己解决散财失误这个事情去,算是一举两得。

    果然,比起说到钱,袁梓欣对这个问题的防备要松懈得多。

    “如果有办法,我父母也不会离婚了。赌比毒都难戒,很多为了戒赌,把手指都剁了,最后还不是重新赌?!真不知道赌博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当年,我爸赌输了,甚至都要把我给卖了……”

    袁梓欣感叹道。事实上,即便是现在,袁建国也有卖了她换钱的想法,只是卖法不同而已。

    对此,宋谦虽然没有很深的体会,却因为刚才在电玩城玩老虎机有了那么点同感。别说真金白银的赌输赢,就是游戏推硬币,推出来还不知道要拿来干嘛,他跟赵俊两个人都着迷了一般一个一个往里扔游戏币,一玩就是好几百。

    所以说,赌红了眼的袁建国,连卖女儿的事都做得出来,拿生病的儿子当筹码,骗点善款就完全在情理之中了。

    但问题是,怎么从袁建国手里拿回那十万?如果袁建国把自己捐的十万拿去赌,又输光了,怎么办?不能把这笔钱拿回来,自己跟太监也就没区别了。

    “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要试一试,要不然,你们的日子永远都不会好过。”

    没错,不去试一试,宋谦觉得自己下半辈子就毁了。有钱没女人,还不如没钱撸管呢。

    闻言,袁梓欣眼前一亮,虽然脸上还挂着泪水,却有破涕为笑之意,连忙问道:“你有什么好的办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