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娱乐平台,ca88亚洲城娱乐官网

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凌霄之上 第四十五章 周共工的委托


    不管是公示生生造化丹,还是生丹圣山一战,王雄都出了诺大的风头。各方势力都有眼线不断盯着王雄的。

    这也是王雄迫不及待离开丹仙城的原因。

    出了丹仙城,王雄一行就快速向西而去。一路奔行了两天,王雄总感觉后面还有人跟着。

    “继续走!”王雄沉声道。

    鹤骑在前开路,群马奔腾,巳心、贺剑之、张濡等人纷纷警觉了起来。

    “轰、轰、轰!”

    后方忽然传来几声巨响,好似有着一番战斗一般。

    “大王,后面盯梢的人,打起来了?”巳心好奇道。

    王雄一拍巨阙的脑袋,扭头望去,所有人都停了下来。

    却看到,远处一众鹤骑飞过。将盯梢王雄一行之人,全部打退了。

    为首一个,身穿蓝色龙袍,缓缓飞了过来。

    “周共工?”王雄双眼微眯的看向为首之人。

    周共工,大秦南方王,周天音的父亲。

    “总算追上了,王雄!不跟我打个招呼,就走了?”周共工朗声一笑道。

    周共工飞到近前,王雄自然下虎迎接。

    “见过南方王!多谢南方王援手!”王雄郑重道。

    “援手?算不上,这群宵小,也奈何不了你,只是盯在后面有些麻烦罢了!”周共工笑道。

    王雄神色微动:“不知南方王跟随我等,却是……!”

    “走,找个僻静点的地方说话!”周共工神色一肃。

    王雄看了看两方之人,继而点了点头。

    丢下鹤骑,王雄、周共工踏步跳上不远处的一座山峰之巅。两方之人在远处静静等候之中。

    山峰之巅,周共工略有惊奇的打量王雄。

    “王洪的运道,看来是全部传给你了,这才一年多吧,居然有此成就。”周共工打量王雄,露出一丝惊奇之色。

    “南方王谬赞了!”王雄摇了摇头。

    “怎么?好歹你也是我女婿,一直叫我南方王,不嫌见外吗?”周共工笑道。

    女婿?

    王雄微微苦笑:“南方王说笑了,我和天音,已经解除婚约了!不存在翁婿之关系了!”

    “放屁!”周共工眼睛一瞪。

    “你小子见异思迁了,对不对?当年,是你爹和我一起立的婚约,当时人皇和诸王见证,你说解除就解除了?要解除可以,让你爹来退亲!”周共工眼睛一瞪道。

    王雄:“………………!”

    王雄也没想到,周共工如此性格,这,这是无赖吗?让我爹来?我也想啊!可是,你能救回我爹吗?

    “南方王,我已经和天音签了一份解除婚约的文书!我和她已经……!”王雄深吸口气道。

    “你说这张纸?”南方王取出一份文书。

    王雄张了张嘴,这,不就是自己在神墓山给周天音写的那份解约书?怎么在周共工手中?

    周共工递给王雄:“你自己看看,这份解约文书有没有效,你自己看!”

    “上面有我东方王大印,更有我亲笔签名,怎么没消了?天音当初…………!”王雄话说到一半,卡住了。

    因为,这解约文书上面,周天音没有签字?没有周天音的署名?

    王雄瞪大眼睛,当初不是周天音要解除婚约的吗?自己写好了这解约文书,签好名,就大气的给周天音了,可王雄怎么也没想到,周天音没有签名啊。

    没签名也就算了,这份解约文书怎么到了周共工手中?

    “你看到了?这解约文书,有个屁用!一,没有你爹来退婚,二,没有人皇和诸王见证,三,又没有得到我允许,四,天音也没有答应,你用这张纸,糊弄谁呢?”周共工眼睛一瞪道。

    王雄:“………………!”

    当初,明明是周天音要的啊。

    “所以,天音还是你未婚妻。俗话说,糟糠之妻不下堂,王雄,你刚继承王位,就见异思迁,抛妻另结新欢了?你还有没有人性啊!”周共工一番数落。

    王雄:“………………!”

    周共工一番数落,听的王雄面部一阵抽动,周天音怎么说也是大秦第一美女啊,周共工用得着如此急着嫁出去吗?

    “南方王,你误会了,我没有……!”王雄皱眉道。

    “没有?别以为我不知道,是苏定方家的丫头,对不对?我家天音哪里差了?再怎么说,我们都是下过聘礼的,天音是你爹帮你娶回来的,就顺序而言,天音也是你正妻!”周共工瞪眼道。

    王雄:“………………!”

    “你还别不承认,你去大秦找谁问都一样,怎么,你现在吃干抹净,不承认了?”周共工瞪眼道。

    王雄:“……………………!”

    王雄承认对周天音有朦胧的好感,但,王雄明白,那还没到和青环那般深彻,或许,王雄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的感情。

    不过,周共工一番耍无赖,还是让王雄发现了一点问题。

    “南方王,天音是不是出事了?”王雄神色微凝的看向周共工。

    周共工到嘴边的话,忽然一僵,惊愕的看向王雄。显然也没想到王雄会变化如此之快。

    “你小子,就想着天音出事?”周共工眼睛一瞪。

    “南方王,说吧,天音出什么事了!”王雄摇了摇头,却是肯定了自己猜猜。

    盯着王雄看了一会,周共工才微微一叹。

    “天音她,她很好,只是……!”周共工眉头深锁。

    “只是什么?”

    “她上次从你这回去,没多久,就被她师尊叫走了,她师尊也不知给天音灌了什么**汤,修炼了什么怪异的功法!”周共工脸色难看懂啊。

    “功法?”

    “不错,那功法修炼之后,天音修为一日千里,半年前,他已经渡过第一次天劫,成为人仙了,而且,实力还在飞速增强!我最后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的修为已经逼近地仙修为了!”周共工皱眉道。

    “这么快?这功法,对身体有伤害?根基不稳?”王雄担心道。

    “没有,根基很扎实,但,有一个副作用!”周共工神色复杂道。

    “副作用?”

    “斩情绝性!”周共工脸色阴沉道。

    “斩情绝性?她没有人的感情了?”王雄脸色一变。

    “不,是人的感情,正在淡漠消失!变的越来越冷,好像一座冰山一样,不食人间烟火,这份解约书,也是她在一次思想冲突的时候给我的!”周共工神色复杂道。

    “上次在地宫之中,天音得到一个功法,是修炼丹田轮的,她师尊传给她的功法,应该修炼眉心轮的,修炼灵魂的!斩情绝性?这是淬炼灵魂的功法?”王雄双眼微眯。

    王雄前世对灵魂修炼,就极为权威,自然发现了其中的奥秘。

    “是啊,灵魂在变!她是变强了,但,这样的变强,有什么用?人若是没了情感,那还是人吗?不能让她这样下去!”周共工脸色阴沉道。

    这种修炼灵魂,让性格大变的功法,王雄前世也见过不少,有利有弊吧,人还是那个人,只是性格变了。但很多人因此变得极为强大。算是有了大收获。但王雄和周共工一样,并不赞同这样的功法,人性格都变了,这功法再强又有何用?

    “王雄,上次天音思想冲突的时候,应该也是情感爆发的时候,可惜,很快被那功法镇压了,天音情感泯灭前,将这解约书给我,说明对着解约书极为重视,担心自己以后将其毁了,交给我保管,也说明,天音对你很在乎,或许,只有你能唤醒天音本来的情感世界了!”周共工盯着王雄。

    王雄看着手中的‘解约书’,神色一阵复杂。

    “王雄,天音可是你未婚妻。你就眼睁睁看着她变的无情无性?你就不管了?她可是你未婚妻,你爹当年定下的婚约!”周共工盯着王雄急切道。

    “天音在哪?”王雄看向周共工。

    王雄不知周天音的功法是什么,但,自己前世就是灵魂修炼的权威,王雄也希望自己能帮助周天音,最少让其本性不变的去修炼。

    “哈哈,天音果然没看错你!”周共工顿时笑道。

    “天音在哪?”王雄再度问道。

    “我也不知道!”周共工摇了摇头。

    王雄:“………………!”

    “我真不知道,天音上次离开府上,就没了!我也不知道她的行踪!不过,你既然是她心灵的羁绊,她一定会来找你的,因为那个斩情绝性是不允许有感情上羁绊的,而你这个羁绊,是她需要亲手抹杀后,她的功法才能更进一步,她一定会来找你的!”周共工盯着王雄说道。

    王雄:“………………!”

    周共工的意思,周天音会来杀自己?

    “王雄,情况你也知道了,你记住,天音是你的未婚妻!你可一定要帮她!”周共工盯着王雄郑重道。

    王雄神色古怪的看向周共工:“南方王,你来这里跟我说了半天,就是担心我到时,会和天音相杀?”

    “呃!哈哈哈,她是你的王后,你怎么可能杀她?”周共工面色一僵,尴尬的笑了笑。

    “放心吧,我不会伤害天音的,若是她来找我,我会尽可能的帮她!”王雄郑重的点了点头。

    “好,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不过,我在跟你说一句,你要是敢伤害天音一根汗毛,我拔了你的皮!”周共工说到最后,眼中一瞪。

    周共工虽然没有表现出太强大的气息,但,王雄从周共工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极度的危险。

    “你这是警告我?”王雄脸色一沉。

    “怎么会?你可是我的好女婿!”周共工再度笑道。

    “既如此,那南方王,告辞了!”王雄沉声道。

    周共工点了点头。

    王雄没和周共工多废话,周共工明显和苏定方一样,是个护女狂魔。兜了这么大圈子,就是为了让自己不顾生死去帮周天音,只准周天音杀我,不许我伤害她?

    王雄会帮周天音,但,没必要和周共工多废话。心累!

    王雄回到队伍中,带着一群东方官员,缓缓离开。

    周共工站在山峰之上,目送王雄一行缓缓消失在了远方。

    “大王,就这么让王雄走了?”一个下属到了周共工身后皱眉道。

    “不让他走,如何?不过看起来,这王雄懂的还真多,我一提天音的功法,他就能猜到。希望他能帮到天音吧!再这样下去,天音连我这个爹都不认了,唉!”周共工露出一丝苦涩。

    “大王对郡主太好了!”那下属叹息道。

    “她是我女儿,我不对她好,对谁好?还有,给我四处找找,还有谁盯梢王雄一行的,全部杀了,也让他们背后的人知道,有些人,不是那么好伸爪子的!”周共工沉声道。

    “是!”一众下属应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