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娱乐平台,ca88亚洲城娱乐官网

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以神为饵 第90章 上瘾


    真是太笨了!

    为何没注意到这东西别有洞天?

    吴尘想着,左手用力将玄冰缚环绳向下摘,却越扯越紧,越拉越韧。

    “别白费力气了!”小女子在一旁气定神闲地看着:“玄冰缚乃大靖法器榜上有名法器,能设无形结界困有形之人,更能定位抓捕,多少人散尽金银也买不到的,若让你随随便便就摘了去,法器榜岂非徒有其名了?”

    “那如何摘去?”吴尘试着施加他为数不多的内力,刚能修行的他还有些笨拙。

    小女子不管他执拗的努力,哼了声看着他,那眼神的意思是,告诉你又如何?反正你也打不开。

    “要么等缚住你的人自己解开,要么需不可抗力方可开解。”

    不待吴尘懵怔地给出反应,小女子已经兀自开始讥诮:“看不出你很重要嘛,如此贵重的玄冰缚都舍得用来缚你,”而后她笑着一扬眉道:“你还没说你是谁呢?”

    “什么叫不可抗力?”吴尘放弃了以蛮力尝试摘下玄冰缚,抹了把头上的汗说。

    “你一直避而不答我的问题,我还会回答你?”小女子不满道。

    她这一声反驳让吴尘心绪缓了下来。

    “你真不记得我了?”吴尘心中一定,问她道。

    “我们见过吗?”小女子眼中晶莹闪烁,似有深意。

    “我在边境客栈见过你。”吴尘盯着她的反应,提醒。

    不想,小女子咯咯笑了一声:“你是在搭讪女孩吗?”

    吴尘一愣,没想到她会这样反问,立即回绝:“不是。”

    说过这句自己却有些尴尬,从小生长的岛上并无青梅竹马的女子,边境军营更不会有女人,拂尘道上的星云当时不算女人……

    小女子又哈哈笑开:“那你一定认错人了,我一向在山中修炼,从没去过什么客栈。”

    她言之凿凿,吴尘只好不再言语。

    但直觉告诉他,这小女子在说谎,而且她没有很刻意掩饰她的说谎。

    “我叫吴尘,正如你所说我被困应天府,这玄冰缚你可有开解之法?若能开解,我必报答恩情。”

    小女子眼睛瞥了瞥,神色似乎是说,你能怎么报答?

    嘴上却说:“我说了只有两种方法。”

    “非可抗力是什么,可否解释一下?”吴尘问,因为他清楚,韩青不可能给他解开。

    “所谓不可抗便是人力不能为,是强大的圣力。”

    “圣力?”

    小女子点头:“应天府就有这圣力啊,你不知道?”

    吴尘反应了一下摇头。

    “太宗皇帝陛下当年自天选之门而出,带了两个契匣,内有神圣之力可敌千军万马,如今一个在皇宫,另一就在应天府。”小女子煞有其事道。

    吴尘恍然听着,似懂非懂。

    小女子见吴尘这样子,无疑对大靖国之事孤陋寡闻。她顿了顿,不耐烦地白了一眼。

    她还要说什么,两人忽听林中传来脚步声,紧接着有声音传来。

    “兰儿?”

    “兰儿你在吗?”

    一个女声清脆,正向这方向而来。

    吴尘还没反应过来,突然感到衣领被人伸手抓住,嚯地将他提了起来。他张口欲呼,却猛被灌了一口的冷气。

    再眼中一定,他人已经随那小女子一道,站在了几丈高的树端,俯视顿感眩晕。

    他没什么书生矫情的恐高症,只是刚刚修行,还没从这个视角看过脚下的大地。

    “嘘!”

    小女子在他身边伸出手指,示意他噤声。

    吴尘会意,附首见树叶遮挡之下,走过两个身形高挑的女子。她们呼唤着兰儿之名,从两人掩藏之地走向前去。

    待那两女子走得远了,身边的小女子才开口:“那个…你今天看见我的事不得对任何人提起。”

    她这话本是有求于吴尘,却有些傲气的不肯夹带请求之音。

    “为何?”吴尘问。

    小女子本不想回答,但她心里也知自己有求于人,只能耐心解释说:“我偷懒不修炼…更被夜族人纠缠,不想让他们知道……”

    吴尘心中暗笑,补充道:“我问我为何要替你隐瞒?”

    “你!”

    小女子微怒,心中想,都是应天府的囚徒了,还有心思与人斗嘴。

    “可对我有好处?”吴尘又问。

    小女子眼神审视着他,问:“你堂堂七尺男儿,总不会追上她们说在这看到我了吧?”

    “那可不一定。”吴尘笑说。

    小女子无奈点头:“你若还想知道契匣之事,可以找我,我会帮你想办法打开玄冰缚,怎样?”

    “你能有什么办法?”

    “总比你有办法!”小女子不忿。

    “你在龙虎坛,那里无路可走需飞檐走壁,我去不了,怎么找你?”

    小女子打量了吴尘一眼,似乎看了看他的法力,而后问他:“那你住哪?我有办法可去找你。”

    “我在寒园外古沛居。”吴尘心知等她来找自己,那这承诺几乎等于没有。

    “看不出你还是守藏使啊!”小女子目带审视,看来韩青果然重视这个家伙。

    “守藏使真的很荣耀?”吴尘反问,他想从这小女子口中听听对守藏使的评价。

    谁知,这小女子突然提气飞起,忽地轻盈飘落在地,撂下一句:“荣不荣耀你自己慢慢感悟喽!”

    “喂!你带我下去!”吴尘于树端狂呼。

    然而,那小女子已在一片树林掩饰中不见了踪影。

    呜呼哀哉。

    吴尘自认倒霉。

    这树在修行人眼中确实不算很高,但在不能修行的人看来,这是无法逾越的高度,若矮上一半,他恐怕还能拼着多年行军的过硬体质跳下去。

    等等。

    吴尘任由思绪自由发展想到这里,思绪前路戛然而止。

    修行之人?

    不能修行之人?

    一贯将自己归为后者,却忘了,自己不是已经筑基了?

    吴尘想着心中一定,他闭眼深吸一口气,而后试着运转体内真气,提气飞身。

    “哐当!”

    下一秒只听一重物落地之声。

    走在不远处深林中的小女子闻声一笑,她并不回头,只兀自心中想:“明明已能修行,虽然运气生疏,真气也马马虎虎,但也摔不死啊!”

    吴尘在地上兀自停了停,用心感受了一下浑身的疼痛。而后他发觉,这种皮肉之痛完全可以忍受。

    若非已然筑基,自这么高跳下来定非死即残。

    他欣喜起身拍拍身上的土,再试着提气运气,一蹦几丈高!

    但欣喜过度,飞是飞起来了,却忘了依附树枝停靠,运转真气不熟突然完竭,吴尘感觉自己像一颗从高处抛下的石头一般,开始直线下落。

    紧张之余,吴尘赶忙尝试运气。

    “哐当!”又一声,摔在地上。

    虽然被摔,但吴尘已然提起了兴致,面容极尽舒展喜笑颜开,这种轻功飞行之感让他振奋。

    他吸取了前一次的教训,再次飞起落定依附在树干上,而后落下……再飞起落的更高,再落下……

    运气的感觉越发顺畅,轻功也更加游刃自如。

    小女子虽已走远,但还将神识注意着身后的这片树林。

    嘴角一挑笑道:“还上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