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娱乐平台,ca88亚洲城娱乐官网

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无限制神话 第二百六十二章从今天开始做相父(求订阅)


    历经劫波,所有人都心有余悸的同时,也都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这事应该也就到此为止了···吧!

    三日后,楚河假扮成武则天,禅让帝位与隐太子李建成后裔李正朔,徙居上阳宫。李正朔依照楚河之言,先安抚不明真相,忠于武则天的残余势力,为武则天上尊号为“则天大圣皇帝”,武周一朝结束。二月,唐朝复辟,百官、旗帜、服色、文字等皆复旧制,复称神都为东都。

    大唐都城重归长安。

    新皇登基三月后。

    长安,相爷李开明府上,门庭若市。

    作为一手将李正朔推上皇位,手握重权的李相爷。其势力、声望之强盛,简直到了如日中天的地步。

    甚至坊间有人戏言,这天下可不知帝,而不可不知相。

    外面大厅之中,宾客云至,豪饮千杯,欢声笑语,片刻不停。

    而就在大厅后的小宴客厅内,还是楚河、许导、曹俊生三人齐聚。

    “我们这任务也算是完成了吧!你差不多得了,将权利还给那小皇帝,我们好退出副本!”许导有些唏嘘道。在副本里待了十年,许导现如今也有筑基修为,不过这都是虚的,一出副本立刻全消。不过终归是有了经验,等回到了现实,只要资源足够,修炼起来便快得多。

    楚河闻言点点头道:“是差不多了!不过享受胜利果实的时候,就这么走了,岂不可惜。”

    “所以你就故意搞得这么声势浩大,引人猜疑遐想。就是为了收刮好处吧!”曹俊生也是副本老鸟了,第二次与楚河合作,对于楚河的套路还是很熟悉的。

    楚河微微一想道:“有权不用,过期作废!虽然大唐副本里的好东西,肯定比不上春秋副本那么多,但是也毕竟是个仙佛都偶尔显世的世界,说不准就能挖出点什么好东西来。”

    说到这里,楚河便又想起了消失的帝王魃和他带走的玄鸟图。

    楚河后悔的是,明明早早的就将玄鸟图拿到了手中,却偏偏没有对它进行探究和挖掘,凭白浪费了一件宝贝。

    从帝王魃取走玄鸟图前的景象来看,它分明蕴含了极大的玄机。

    “不过你捞归捞,别太过火。你那义子,小皇帝已经接连三次给你加封,几乎每隔三天便有赏赐送到府上,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啊!”许导提醒道。

    “官拜正一品太师,加封靖国公,兼着尚书令,关内实封八百里地,食邑三万户,我现在已经快到了封无可封,赏无可赏的地步。就看我这义子,什么时候准备着送我一卷白绫,一壶毒酒了。”楚河嘴角含笑着说道。

    曹俊生纳闷道:“怎么就到了这个份上了?我看李正朔那小子对你不是挺孝顺的么?古往今来,为相父者也没几个啊!往前推,出名的也就诸葛亮和姜子牙。也没见他们怎么着。”

    楚河呵呵笑而不语。

    许导一巴掌打在曹俊生的后脑勺上:“你小子还混娱乐圈,这脑子不开窍,混个屁混。诸葛亮那是因为当时蜀国外患未消,需要有他来做擎天巨柱,撑起整个江山。姜子牙是仙道中人,迟早都会离开。”

    “否则哪个皇帝喜欢头顶上还压着一个太上皇?更别提这太上皇还不是亲爸爸了!”

    “那小子现在对楚河越是客气,就越说明他心中有鬼,想着怎么麻痹了楚河,然后给他来一下狠的,一击必中。”

    “倘若李正朔现在对楚河不理会,甚至刻意冷淡,那反而没事。说明他还顾恋着旧恩,既不能除之,便眼不见心不烦。”

    曹俊生摇头晃脑道:“你们将人心也想的太险恶了吧!就不能是做儿子的,想要孝敬老子?”

    楚河眼中闪过冷光,嘿嘿道:“正儿继位之后,修了其曾祖父的陵墓,修了祖父的陵墓,修了父亲的陵墓,分别给予了尊号,都追封为皇帝。但是可曾言其祖母、母亲?”

    “祖母也就罢了,他母亲为何不言?大约是嫌弃她们身份卑微,提之有伤所谓颜面吧!”

    曹俊生顿时哑口无言。

    一个人若是连母亲都不懂得尊敬和孝敬,那还指望他对所谓的义父有多少真心?

    “我说你怎么就教出这么个狼心狗肺的玩意?”许导指着楚河骂道。

    楚河冷笑道:“这锅我不背,君王都是负心人。不是我教他成这样的,而是他坐上了那个位置之后,自然便变成那个样子的。”

    “这一点,我早心中有数。”

    咚咚咚!

    小宴客厅的门被敲响,上官婉儿端着酒菜款款走了进来。

    “相公!这是陛下刚才赏赐的,陛下今日在花园与赵妃饮酒,用了鹿肉,想到你这个相父,便命宫人急忙送来食盒。”

    “酒是御赐的贡酒,鹿肉也是灵园方才宰杀的灵鹿肉,相公和两位大人便且用些吧!”

    李正朔继位不久,楚河便和上官婉儿完婚。

    不过楚河心中清楚,副本结束之后,他与上官婉儿的这段缘分,也会就此斩断。

    他们之间的情感,掺入了太多的杂质,或许也能称得上真挚,但是楚河没有自信,成为她无数种可能中的唯一选择。

    也就一世夫妻的缘分罢了。

    吃着鹿肉,就着美酒,三人只谈风月,不再提及其它,仿佛之前的讨论,不曾存在过一般。

    归正元年,相父李开明日渐骄奢,投其门求见以图富贵者,络绎不绝。

    相传送礼的礼车,从朱雀大街直排到了长安城外,十方珍宝,万国奇物,皆归于府中。

    皇宫内库收藏,也远不及相父李开明府上的收藏之多,宝物之珍贵罕有。

    归正二年,帝商相父于书房,求归政于帝,相父以帝年幼为由,继续把持朝纲,压迫天子。

    归正三年,上都护赵玉明上书弹劾相父李开明,有近十言臣,以死相逼,求帝下诏,处斩相父李开明,言其祸国擅权,欺凌幼帝,细数罪状三十九条。

    同年上都护赵玉明被流放岭南,客死病中。赵贵妃骤然发疯,刺伤少帝,清醒之后投水而死。

    归正四年,北方大旱,相父李开明亲往赈灾,绞杀骤起叛军。功成归来,帝赐酒,拒之,当场拂袖而去。

    三日之后,少帝李正朔下罪己诏。

    归正五年,相父李开明忽挂印而去,少帝大喜,派兵三千‘追寻’,未有见其踪影。

    而此时,现实神都剧组中,有那么一些人缓缓睁开眼,正看着武皇登基的大戏,继续进行着。

    “卡!”副导演大喊一声。

    “那谁谁!你怎么跑到龙椅上去的?这不是捣乱么?你知道浪费一分钟,得赔多少钱么?快!快给我把他赶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