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娱乐平台,ca88亚洲城娱乐官网

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大圣直播间 第602章 红豆汤配鬼脸饼干


    可惜,遇人不淑,一切的美好,就停留在二十二岁的那一年。

    自那以后,单纯快乐的刘晓慧,渐渐被改造成一个唯利是图不择手段的女人,后来更是走上犯罪道路,为了谋取更大的利益,甚至不惜以身运毒,终于人赃并获,以贩卖运送毒品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路还在继续,桥刚刚过半。

    忘川河的鬼哭从未停歇,时而扑上桥面的孤魂野鬼也越来越阴险恶毒。

    可是,救命的符咒渐渐不再亮起,尽管刘晓慧已经可以看清奈何桥尽头,彼岸花花瓣上新鲜的露珠,但似乎已经很难凭借自己虚弱的身躯,走完最后这一段路。

    她当然不想放弃,拼尽最后的力气想要过桥,却有咬牙切齿的厉鬼凭空出现,张开两条无肉的手臂,将毫无抵抗之力的我牢牢抱住,拖向深不见底的忘川河漩涡之中……

    失去意识后的最后一个念头,刘晓慧依稀看清了那厉鬼的面目。

    呵,是他。

    最后的挣扎,化作了彻骨的寒意。这厉鬼并不陌生,正是刘晓慧彻底走上犯罪道路之后,一个毒品的买家。那个原本也可以很阳光、拥有美好人生的男孩,被刘晓慧等人的犯罪团伙拉入了吸毒的深渊,最终闹得家破人亡。

    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

    原来,那人临死前恶毒的诅咒,并不是完全没有意义。他竟然在这奈何桥上等着自己,成为自己无法逾越的最后一道难关。

    原来,人生走过的路,就是死后要在幽冥渡过的桥。

    “救命!!”

    被污浊的河水吞没的瞬间,刘晓慧徒劳地大声呼喊,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一声惨叫,把同监舍的其他十一人全部惊醒,纷纷翻身坐起,嘴里下意识地骂着一些脏话,待看清了半夜吵闹的是刘晓慧,才都忍气吞声地闭了嘴,毕竟刘晓慧可是个狠角色,大家不愿意多招惹她。

    “对不起。”

    出乎意料地,一向嘴不饶人凶狠暴戾的刘晓慧,这次居然破天荒似的转了性,竟然还给大家道了个歉,这让其他人觉得十分惊诧,气氛沉默了一会儿,没人说话,重新躺回床上,不一会儿就又响起了微微的鼾声。

    但,刘晓慧哪能睡得着!

    刚才只是一个噩梦??

    应该是吧!

    好歹从小接受的也是马克思主义教育,被灌输的是唯物主义观念,这忽然间出来牛头马面,黄泉路奈何桥,让她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

    但……怎么会有如此真实的梦境?

    刘晓慧辗转反侧,越想越是心悸。奈何桥上白骨森森的鬼爪,凄厉的鬼哭阴号,冰冷血腥的忘川河水……一切都是那样真实,好像自己刚刚从那里归来,哪像只是一场梦而已。

    过了很长时间,天色都快蒙蒙亮了,刘晓慧才算很勉强地说服了自己。

    嗯,没错的,就是一场梦而已,不要想太多了!

    不然,难道我真是去阴曹地府走了一遭?这不是瞎扯淡么,有道是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哪有什么阴间,哪有什么轮回报应,大概是这几天累了,才会胡思乱想这么多。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嘛。

    早晨5点的起床铃一响,刘晓慧第一个爬起身来——本来她也就没睡。

    顶着双血丝密布的熊猫眼,刘晓慧尽管已经给了自己无数个精神催眠,但那个无比真实的梦,还是让她有所收敛,没故意跟监区的干警找麻烦,而是老老实实地叠好被子,像其他犯人一样正常洗漱、整理个人物品,准备打饭吃饭之后参加出工劳动。

    刘晓慧的表现虽然很正常,但这恰恰是最大的不正常。要知道,这些天她带着头跟政府搞对抗,装病闹情绪不参加劳动,已经闹得越来越不像话。可没想到,监管队长那边没什么举动,刘晓慧今天怎么自己就歇了?

    许多同犯投来诧异的、疑惑的、甚至是询问的眼神,刘晓慧只当做看不见,但心里那根弦却又不知不觉间松动了不少。

    哼,果然就是一个梦而已嘛!

    看看,现在一切不都好好的,老娘身体健康得很,再活三五十年不在话下,哪能那么早就去见阎王。

    “打饭!”

    随着早晨值班的干警一声令下,有专门负责打饭的犯人凑上前去,抄起长长的饭勺,给排队拿着各式饭盒的犯人逐一盛早饭。

    监狱的伙食,想来是管饱不管好,早餐大多都是稀饭、馒头、咸菜之类的东西,很偶尔会有点牛奶,那就算是改善生活了。

    “哈哈,红豆汤!还有这么多饼干呢!”

    很快就有犯人欢呼起来,今早居然是红豆汤配饼干,这可是好东西,比牛奶更受欢迎。嘿嘿,看来老刘闹出来的动静,政府那边果然是办法不多嘛,不但没有收拾她,还给提升了伙食?

    给力的!

    “啊!!!”

    突然间,一声凄厉惊惶的惨叫从队伍中响起,那语调里充满了惊恐和畏缩,仿佛看到了什么最恐怖的东西。

    这……

    刘姐这是怎么了??

    大家不可思议地望着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刘晓慧,甚至有人觉得,这又是刘姐想出来的新招,要闹什么幺蛾子找事了。

    可刘晓慧浑身颤抖,脸色煞白,浑身鸡皮疙瘩一层一层泛起,目光瑟缩地看着那一桶满满当当的红豆汤,还有旁边的一大堆各式各样的鬼脸饼干。

    红豆汤的颜色,和昨晚忘川河水的颜色,完全一样,甚至不用靠近刘晓慧都仿佛可以闻到那里透出来的血腥气。

    还有那些饼干……分明就是奈何桥上想要拖自己下河的孤魂野鬼,那狰狞的面目哪怕再多过上几年她也不会忘记。

    巧合??

    不会的!

    刘晓慧在女子监狱服刑超过十年,根本就没有一次的早餐是红豆汤,更别说连挺逗没听过的饼干了。

    这次的红豆汤配饼干是……是什么意思??

    刘晓慧连连后退,哪还有半点吃饭的心情,目光闪躲着四处游移,不经意间和门口站立的监区长碰撞在一起。

    “崔狱长,已经关注你了。”

    监区长张开嘴,无声地重复着这句话,那意味深长的目光,此刻在刘晓慧眼中,恍若修罗地狱的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