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娱乐平台,ca88亚洲城娱乐官网

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你为何召唤我 206.我真的只是来玩玩的


    女孩们接受了导游的说法,显得很满意的样子,继续饶有兴致的盯着远方在那里掰着手指头数着龙的数量。n∈n∈,

    “就这样?不能更近一些吗?”白亦有些不太满意的问道,这么远的距离,连个颜色都看不太清楚,又算个啥呢?钱不能白花不是?

    “您知道的,龙是一种十分危险的生物,贸然靠近的话十分危险,如果您想近距离看看它们,可以等巡逻的骑士们回来之后”导游耸了耸肩解释道。

    “这里居然没有龙骑士坐镇?”白亦疑惑的问了一句。

    导游的脸色一变,立即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连忙捂住了嘴巴摇了摇头,什么都不肯说了。

    古怪白亦暗自思索着,龙骑士们会出去巡逻甚至作战都是很正常的事,但能有什么事值得他们倾巢而出呢?就自己一路上的见闻来看,古夫位面还是一如既往的平和,感觉不到丝毫战争的气息,所以还有什么事是需要龙骑士全体出动的呢?

    不过看那导游的神色也并不紧张,只是有些难堪,应该只是违反了条例这种程度而已,肯定不是什么大事,白亦自然也没心思去深究,管别人出去干嘛呢?

    略微有些遗憾的就是女孩们没办法近距离看看龙究竟长什么样了,更不用说计划中的拍打喂食什么的,白亦觉得有些扫兴,反倒是女孩们显得很满足的样子?

    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哨塔里突然又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片刻后,一位穿着淡蓝色贵族长裙的美丽女性便端着一副托盘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小姐!您怎么来了?”导游连忙躬身行礼,显得很卑微的样子,从侧面应征了这位金发碧眼的贵族美人身份颇高。

    “听说难得有客人来了,正好又烤了些饼干,便送来给诸位客人尝尝。”贵族小姐脸上挂着标准的贵族式微笑,行为举止也透露出一股范本式的贵族气质,漂亮得像是画里走出来的人一般。

    “哇好漂亮的姐姐”小弥雅都忍不住感慨道。

    “你也很漂亮啊。”贵族小姐温和的笑着,把手中的托盘递到了弥雅面前,那里面盛放着数枚做工极其精致的小动物饼干,“来尝尝看?”

    弥雅连忙拿起一块小熊饼干,其他几位女孩也纷纷接受了对方的好意,一边品评着饼干的口感,一边赞赏着这位难得一见的大美人。

    不过白亦的态度看上去倒是有些拘谨,他也没有试图搭话,也没参与虚空中关于这位美人的讨论,只是一直注视着她。

    这种不加任何掩饰的目光很快就被贵族小姐注意到了,她脸上没有任何不悦的表情,而是冲着白亦微微一笑,问道:“这位先生很在意我吗?”

    “在意倒是说不上”白亦从她身上收回目光,又看了眼托盘里的小动物饼干,补充道:“只是觉得也算是不虚此行了吧?能见到你,算是弥补了最后的遗憾。”

    他这番话一出,那位导游的表情顿时为之一变,一改之前的和颜悦色,向着贵族小姐这边悄悄靠近了几步。

    其他几个女孩也不太理解白亦的话,连忙问道:“希望先生在说什么呀?我们本来就没什么遗憾的啊,这里很美,能看见龙,还有可口的饼干吃”

    本应和她们一样感到诧异,甚至觉得白亦言语轻佻的贵族小姐却还是那样的淡定,脸上的笑容也没有丝毫变化,而是以认真的语气赞叹:“这位先生果然很厉害呢。”

    “你们在说些什么啊?”弥雅听着两人的对话,奇怪的问道。

    “你们不是想看龙吗?喏”白亦从着那位贵族小姐点了点头。

    “诶?!!”

    “吓!!!”

    “怎么会”

    几声惊呼齐声响起,都是一副被吓了一跳的样子,几个女孩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位漂亮可人,还请她们吃美味饼干的小姐姐会是一头龙!

    这形象差距也未免太大了吧?

    被白亦道破了身份的贵族小姐仍旧还是那副淡定的样子,带着笑意说道:“之前听见您的话,抱着尽量满足游客的想法,就过来了,只是没想到居然一眼就被看出来了,我之前遇见过那么多客人都没人能认出来呢。”

    “我叫阿雅。”贵族小姐大方的自我介绍道。

    这名字好想吐槽白亦不由得又多看了她两眼,确定头上没有呆毛,胸口也是层峦叠嶂的,厨艺也不错的样子,这才回答道:“我叫希望。”

    阿雅脸上顿时闪过一丝惊讶的神色,连忙说道:“没想到居然是您,那请务必赏脸一叙。”

    “你们消息还挺灵通的。”白亦低声嘀咕了一句。

    阿雅没有回答他,只是冲着他很妩媚的笑了笑。

    片刻后,白亦便在这位身份超然的贵族小姐带领下,走进了军营中的一间会客室,一路上很多途径的路人都会停下脚步向着阿雅行礼,仿佛她才是这里的团长一般。

    乘着走路的空隙,白亦也和一头雾水的四个小家伙解释了一番,阿雅是头能转化自己形态的高等龙族。

    这种高等龙族拥有着不输给任何生灵的卓绝智慧,以及常人难以匹敌的强大的力量,比起那些低等龙族,他们天生就是龙族的领导阶层,是能被真正称之为龙的存在。

    这样的高等龙族掌握着各种千奇百怪的魔法,其实自然也有变成人形这一项,实际上在虚空行者的记忆中也不乏和高等龙族接触的例子,像魂甲使当年就曾经和一位高等龙族美人建立过十分亲密的关系

    而像现在他们遇见的这位阿雅,毫无疑问已经习惯了人类身体,如果不是白亦在她身上感应到了一些特别的气息,恐怕也分辨不出来。

    不过她既然承认了自己的身份,这在白亦看来也算是间接承认了龙骑士团的最大秘密他们是如何驯化桀骜不驯的龙族的?有着高等龙族的帮助,想实现这一点并不困难。

    或许龙骑士团的某位祖先喝醉了酒在后山救下了某头高等巨龙,然后这头龙就变成一个可爱的女仆和他们接下了深厚的羁绊?

    等到众人坐进客厅,正准备发言的时候,一位扎着金色马尾辫,穿着一件红色连衣裙的小女孩突然闯了进来,一头扑进阿雅怀里,用小萝莉特有的娇滴滴的语气说道:“妈妈,我作业做好了”

    啧居然连孩子都有了?结果外面的人还叫她小姐?和人生的?没有生殖隔离?白亦胡思乱想着,挺想问问魂甲使当年有没有留下后代什么的。

    阿雅并不知道白亦内心的想法,她温柔的抚摸着小女孩的脑袋,而女孩则把注意力转移到其他四位客人身上,大眼睛里露出一抹期待的神色。

    “她是我的孩子,莫德雷德,可以让她们一起玩吗?”阿雅礼貌的征询白亦的意见。

    “呃好吧。”白亦答应得不是很痛快的样子,主要是这小女孩的名字起得实在让人不太放心

    不过弥雅她们还是很大方的,很快就接受了这位和自己同样可爱的小伙伴,就这么跑出去玩去了,留给白亦和阿雅独处的空间。

    “夫人,我”白亦刚刚开口,坐在他对面的阿雅就顿时摇了摇头,打断了他的话,纠正道:“小姐。”

    孩子都有了还是小姐?未婚先孕吗?这是何等何等的放荡!白亦心头腹诽着,很想唤醒第三行者来教训教训这头私生活不检点的小母龙。

    “她是我捡来的孩子,只是和我很亲近,把我当做母亲,化成人形的时候特意选择了与我相仿的容貌。”阿雅简单的解释道。

    咦?居然是这样吗?未婚女性带着捡来的孩子生活什么的会很辛苦吧?白亦心头产生了这样的想法,然后又连忙摇了摇头,人家是龙,怎么能用人类的标准来衡量。

    “我很好奇,为什么你会选择人类的形态生活呢?”白亦开口问道,这是个在虚空行者记忆中都找不到答案的问题,反正同为高等龙族的第三行者,可是从来都不屑于变身什么的,都是怎么高大威猛怎么来。

    “这样也没什么不好不是吗?”阿雅淡定的回答道,“这样挺方便的,也不用吃那么多的东西,和战士们相处也很融洽。”

    白亦不好多说什么,只好换了个话题,说道:“我事先也没有想到这里居然会有高等龙族存在,看来你的伙伴一定是位十分强大的骑士吧?”

    “没有的哟!”阿雅摇了摇头,“我没有伙伴,我只是在这里给他们提供一些必要的帮助而已。”

    “原来是这样吗”白亦暗自思索着,果然不愧是高等龙族,不会那么轻易被人骑的,嗯,两种意义上的骑都是。

    “您都问过我两个问题,那我能问问为什么希望大师会出现在这里吗?您难道不应该留在伊斯特位面接受那些信徒们的膜拜吗?”阿雅跟着问道。

    看得出来,她的消息不但灵通,还很准确,不过作为高位者来说,倒也不值得惊讶就是了,于是白亦就很坦诚的说道:“就是想着这边风景不错,带孩子们过来看看,只是路上出现了一个小插曲,就和她们说了说龙骑士的故事,顺便就带着过来看看了。”

    说罢,他就大概说了一下之前遇见一头龙冲进安全区的这件事,这本来应该是件小事,至少在白亦看来是件微不足道的事。

    可谁知道对面的阿雅顿时露出一副欣慰和如释重负的表情,用带着崇敬的语气说道:“不愧是教会口中的拯救了大陆的英雄人物,这点小小的异变都被您察觉到了,原来您找到这里,是来帮助我们的吗?这可真是太感谢您了,我们正缺人手呢,之前的怠慢之处还期望您的谅解”说着,她居然对着白亦深深的鞠了一躬,完全不在意身上这条贵族长裙的领口开得有多低

    然后白亦就懵逼了,他不知道是不是龙和人类的脑回路不太一样的缘故,这小母龙是怎么脑补出这么大一堆东西的啊?什么拯救了大陆的英雄人物?这教会就这么给自己带高帽子咯?然后异变又是怎么回事啊?我怎么一点都没察觉啊?最后,为什么聊天一下子就变成我是来打工的啊?这话题是怎么从私生活问题过渡到这个方面的啊!明明是单身父亲和单身母亲之间的聊天,聊点和谐有爱的内容不好吗?

    其实阿雅的逻辑也很简单,自己这边确实面临了一些难题,而此时一位最近声名鹊起得到教会高度赞誉的强者出现在自己面前,那么肯定就会不由自主的往复杂的方向上去联想,反倒是不怎么信白亦亲口说出的大实话了。

    “姑且先说说是怎么回事吧?”白亦问道,没办法,人家这么有礼貌又懂规矩,总是要听听她要说些什么的是吧?

    “最近一段时间,外面的野兽变得特别焦躁”阿雅开始讲述着事情的起因,结果白亦却插嘴问道:“是因为秋天到了吧?这个播种的季节”

    “不是那种焦躁。”阿雅的脸有些微微的红,“即使是求偶期,它们也会记得什么地方是不能去的,可我们画出的安全区却在最近遭到接二连三的入侵,从普通的猛禽,再到特别的魔兽,甚至连龙都变成了这样,不得已之下,团里的骑士只能维持着高强度的巡逻,维护着民众的安全”

    “难怪当时那么快就有龙骑士出现了”白亦沉吟道。

    这里最常见的交通工具就是白亦之前坐过的空鳐,这皮薄馅大的玩意在空中遇见任何敌人都是扑街的命,而它背上的乘客基本无法自保,全靠龙骑士团来保护了。

    所以这里的龙骑士们才会倾巢而出,想要维持那么大的空域安全,仅靠那么点人显然捉襟见肘,他们基本上需要从早巡逻到晚才行,想起来也是件十分辛苦的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