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娱乐平台,ca88亚洲城娱乐官网

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替天行盗 第一百四十四章【水面下】(下)


    罗猎越往下潜,内心越是惊奇,想不到圆明园下竟然有一口如此之深的水池,在下潜到三十多米的时候,水中突然现出大片星星点点的磷光,罗猎定睛望去,那点点磷光却是来自于一条条的小鱼,小鱼最大不过寸许长度,成百上千聚拢在一起,在水池内巡游,连接成一条美丽的长长光带,鱼群环绕罗猎周围巡游,借着鱼群散发出的光芒,罗猎看清在他右侧池壁之上有一个两米见方的洞口,有绿色光芒从洞口中透射而出。

    罗猎仔细望去,确信不是自己的错觉,光芒的确来自于洞口之中,罗猎并未急于进入洞内,而是选择继续向下方潜游,足踝绳索突然一紧,却是绳索已经到了尽头,可仍然未能抵达水池的底部,罗猎看到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不想让同伴担心,于是选择迅速上浮。

    罗猎重新回到水面之上,时间才过去了六分钟。

    麻雀看到罗猎这么快就返回自然欢欣雀跃。

    瞎子凑过来道:“怎么?这么快就憋不住了?”他倒是小看了罗猎,罗猎在水下的这段时间并没有任何的窒息感,他过去曾经尝试过,自己在水下憋气的最长时间能够达到十五分钟,从吴杰那里学会呼吸吐纳方法之后,这一时间应当大大延长。

    几人听说罗猎还要再次下潜不禁有些担心,罗猎让他们尽管放心,他心中的好奇已经彻底被激起,今天必然要查出绿光的来源是什么。

    罗猎重新下潜,这次下潜之前他坚持解开了绳索,和几人将时间约定到十五分钟,这也是过去他能够在水下憋气的极限。

    罗猎并未选择深潜,这次目的明确,直奔水下三十米左右的方洞,顺利来到洞口前方,抓住洞口边缘向里面游了过去,他在心中定下时间,六分钟后,无论能否游到绿光的源头都必须返回,否则就是拿自己的性命去冒险。

    刚才的那群小鱼此时又来到罗猎的身边,鱼群好奇地窥视着这个不速之客,围绕他左右游来游去,罗猎虽然看到了绿光,可是真正游过去方才发现距离并不算近,他以最快的速度游了二百米左右,发现绿光仍在前方,不过光芒越变越强,证明他离光源处已经不远,距离他返回的时间还剩下半分钟不到,罗猎并未有任何的窒息感。

    就在他犹豫是否继续前行的时候,在他的右侧出现了一个磨盘大小的转盘,这转盘制成了船舵的形状,罗猎游到转盘旁,凭直觉判断,这转盘应当是阀门,属于圆明园庞大地下排洪工程的一部分,他尝试着顺时针转动了一下,却想不到沉浸在水中无数日月的转盘仍然可以转动自如。

    罗猎将转盘只转了半圈,就感觉到一股潜流从他的正前方突然袭来,罗猎猝不及防,险些被这股暗流冲了出去,他死命抓住转盘,以免被暗流冲走。水流的冲击让他的身体完全变成了水平,臂膀死死抓住转盘,却进一步将转盘逆时针转动。

    一直蹲在水池边观察罗猎何时返回的三人,几乎同时发现了水池内的水面开始迅速向下退去,瞎子惊呼道:“我靠,水退了!”

    阿诺点了点头,瞪大双眼,水面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下降,这会儿功夫已经下降了三米,他喃喃道:“那家伙干了什么?”

    麻雀最关心的是时间,距离罗猎返回还剩下四分钟,可是眼前的状况让他的返回已经变成了未知,不知水面要下降到什么地方,也不知道罗猎究竟身在何处?她紧握双拳,一颗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无论他们如何担心,现在唯一能做得事情就是等待。水面在迅速下降十米之后开始减慢,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他们也变得越来越担心,已经整整十五分钟了,不知水下的罗猎能否支持得住。

    瞎子趴在水池边缘,小半个身子都探了进去,他竭力想看清罗猎所说的那个洞,不停眨动的小眼睛终于看到了罗猎所说的绿光,水面已经下降到了那洞口的上缘,瞎子大叫道:“罗猎,能听到吗?”

    他的声音在空洞的水池内壁中回荡,许久都未曾平歇,可惜并未听到罗猎的回复。

    阿诺也叫了起来:“罗猎,你还活着吗?”话音刚落,脑袋上就被瞎子狠拍了一巴掌,显然是责怪他胡说八道。

    麻雀此刻连眼泪几乎都要流出来了。

    就在此时,下方传来了一个声音:“我没事……”

    瞎子和阿诺听出这声音来自罗猎,两人兴奋的同时大叫起来,麻雀却喜极而泣,他们三人自然无法想象罗猎这几分钟内经历了什么。

    对罗猎来说这几分钟犹如噩梦,他拧开那转盘之后,就被那股强大的潜流险些冲出去,唯有死死抓住转盘,他在强劲的暗流下犹如秋风中的落叶,抓着那转盘转了一圈又一圈,四肢如同被一只无形的大手反复撕扯,周身无一处不疼痛,在撕裂般的痛楚中苦捱了十多分钟,通道中的水面方才下降,他也得以自由呼吸。

    水面下降到他腰部的时候,听到了外面阿诺和瞎子的呼喊声,罗猎大声回应,以免同伴担心。

    水池上方的三人确信罗猎平安无事,全都放下心来,不过从他们现在的位置到水面上露出的洞口有接近三十米的距离,刚才水池中有水,可以自由潜入,现在只能依靠绳索进入其中了,还好阿诺带来了足够长的绳索。

    罗猎在通道中的积水全都流出之后,转身来到洞口处,抓住洞口边缘向下望去,却见水面已经退到下方五米左右,仍然在不停下降,看来自己无意中启动了水池排水的阀门,如今整个水池内的水已经迅速向外排空。

    瞎子道:“罗猎,你别怕,我这就下来帮你。”

    罗猎本想阻止他们下来,可是在这一点上麻雀和瞎子都表现得非常坚决,两人让阿诺在上面守着,先后循着绳索下降,来到罗猎所在的洞口,罗猎伸手将他们一一拉了进去。

    看到罗猎安然无恙地出现在面前,麻雀顾不上瞎子还在身边,叫了声罗猎就扑到了他的身上,紧紧抱住罗猎道:“你混蛋,知不知道人家担心你?”

    瞎子看到眼前一幕,赶紧转过身去,罗猎难免有些尴尬,轻声道:“瞎子在呢。”

    麻雀此刻表现得极其勇敢:“在就在,我才不怕他。”

    瞎子道:“你不怕我怕,拜托你们两人下次亲热的时候找个背着我的地方,有没有考虑过一个单身人士的感受?”

    麻雀禁不住笑了起来,这才放开了罗猎,想起刚才自己情难自禁的表现,此时有些害羞了,岔开话题道:“那绿光是什么?”

    罗猎道:“我还没来得及去看,刚才差点被水给冲出去。”回想起刚才的情景,罗猎难免也有些后怕。

    他带着两人来到刚才的转盘处,此时已经能够确定这转盘其实就是控制排水的阀门,刚才罗猎将阀门打开,导致水池内的水迅速排空,这水下通道是用一个个巨大的石块叠合而成,地面上沉淀着一层淤泥,虽然水已经排空,可是仍然湿滑无比。

    麻雀点燃烛台,凑近阀门,发现阀门之上铭刻着一行法文,罗猎和麻雀都懂得法文,从铭文上得知,上面写得是伯努瓦米歇尔。

    麻雀道:“圆明园的设计师中有不少外国人,其中最有名的是法国人王致诚和蒋友仁,这个蒋友仁的本名就是伯努瓦.米歇尔,他是在意大利人郎世宁的推荐下,被乾隆皇帝委派参加修造圆明园长春园的西洋楼建筑群。”

    罗猎点了点头,这段时间他也参阅了不少圆明园方面的资料,对这个蒋友仁有所了解,蒋友仁主要负责圆明园人工喷泉的设计和施工指导。谐奇趣、蓄水楼、养雀笼、黄花阵、海晏堂、远瀛观多处水法工程都是在他的设计主持下完成,其中就包括海晏堂前的十二牲像喷水池。

    罗猎道:“如此说来,咱们应当到了大水法的下面。”

    麻雀道:“现在还不好说,仅凭着这个法国人的名字还无法断定我们进入了大水法下面的区域。”她心中也有些惊喜,此前罗猎拿来的那幅地图隐藏着几个标记,其中最主要的一个标记就在锡海,他们虽然推演出了可能藏宝的位置,但是现实状况却无法进行寻宝,而今天他们却从正觉寺的排洪井中很可能找到了另外的一条通路。

    瞎子听他们说完,愤然道:“这个蒋友仁肯定是法国派来的奸细,这货表面上帮着修圆明园,可背地里向法国人通风报信,所以才有了后来火烧圆明园的劫难。”

    麻雀笑道:“这你可误会他了,蒋友仁死于1774年,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发生在咸丰十年,两者相差接近百年,说他通风报信应该可能性不大。而且我听说他的死也是因为圆明园。”

    瞎子一点就透,倒吸了一口冷气道:“你是说那时的皇帝为了守住秘密,把他杀人灭口?”

    麻雀道:“传言罢了,未必是真。”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