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娱乐平台,ca88亚洲城娱乐官网

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寒门枭士 第四百四十章 官职初定


    看完房子,李延庆包了一辆牛车返回虹桥,牛车刚到虹桥,却见父亲李大器在客栈门口焦急向莫俊打听着什么?

    李延庆连忙探头问道:“爹爹是找我吗?”

    李大器蓦地转身,终于看见了儿子,连忙跑上前埋怨道:“简直要把我急死了,你究竟到哪里去了?”

    “我去找郑小胖了,爹爹有什么急事?”

    “还能有什么急事。”

    李大器凑上前低声道:“梁太傅派人来找你,已经连续找你两次了,你赶紧去吧!”

    李延庆点点头,“那我现在就去了。”

    “记住,可别乱说话,他可不是一般人。”李大器不放心地嘱咐儿子道。

    “爹爹放心吧!我心里有数呢。”

    李延庆随即让牛车调头,前往梁太傅府,望着牛车远去,李大器忧心忡忡对莫俊道:“梁太傅这么急着找他,真不知是福还是祸?”

    莫俊微微笑道:“小官人是一颗明珠,虽然现在风沙很大,却掩不住明珠的光泽,种帅也好,童贯也好,梁师成也好,其实他们都是识珠人,小官人这样的明珠,他们一定不会弃若尘埃!”

    李大器微微叹口气,“我就怕有人宁可毁了明珠,也不愿让别人得到。”

    “确实有这种可能,但相信小官人有清醒的头脑,足以自保。”

    李延庆又重新来到了梁师成府邸,一名大院早等在门口,见李延庆到来,连忙道:“李官人请吧!太傅在书房等候。”

    李延庆跟着大院前往内宅,一边走,大院一边低声道:“这两天太傅的心情非常糟糕,官人说话千万要小心。”

    李延庆点点头,“多谢提醒!”

    不多时,两人来到书房前,大院低声禀报:“老爷,李将军来了!”

    “进来吧!”

    房间里传来梁师成略略尖细的声音,不过听得出语气很平静,既没有惶恐,也没有激动。

    李延庆走进了内书房,光线有些暗,梁师成负手站在窗前,正凝视着乌云密布的天空,他的脸色和天空一样阴郁。

    “要下大雨了!”

    梁师成微微叹口气,回头看了一眼李延庆,“延庆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中午刚到,请了一个月的假。”

    “童贯准你的假吗?”

    “卑职感觉他求之不得。”

    梁师成笑了笑,“恐怕现在他就不是这样想了。”

    “太傅,朝廷出事了?”李延庆试探着问道。

    “昨天是出了一件事,在别人看来或许是小事,可在我们看来,却是惊天大事。”

    梁师成锐利的目光注视着李延庆,缓缓道:“皇三子赵楷昨天正式被册封为郓王,可随时进出禁中,不限朝暮,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吗?”

    李延庆沉吟片刻道:“郓王虽近,但毕竟不是秦晋齐楚,也不是梁汴诸王,卑职觉得天子还没有真正拿定主意。”

    宋朝继承唐制,在封亲王一事上就很有讲究,比如秦、晋、齐、楚、赵、蜀等亲王就要比其他亲王地位更高,其实就是按照距离京城的远近来决定亲王地位,象唐朝在封太子之前,会先封雍王或者秦王,这都是紧靠长安的亲王,所以李世民被封为秦王,就意味着他也有皇位继承权。

    而宋朝的都城在开封,这里是从前的梁、汴之地,如果赵楷被封为梁王或者汴王,那才叫问题严重,现在仅封为郓王,只能说距离东宫更进一步,但还没有到威胁太子地位的程度。

    梁师成暗暗点头,李延庆确实看问题很透彻,很多朝廷大臣也未必有他的眼光,难怪太子被打压后,还要千方百计让人提醒自己,千万不要让李延庆被童贯、高俅等人拉拢走。

    “请坐下吧!”

    李延庆坐了下来,梁师成温和地笑道:“你很会安慰人,这段时间我被太子之事弄得焦头烂额,也是你这句话让我感到太子的局面还不算太糟糕,多谢你了。”

    “关心则乱,太傅是当局者迷。”

    “确实如此,我太担心了,反而会把问题想得严重。”

    梁师成又笑道:“前天童贯将你的功劳上报至朝廷,勉强还算公允,我呈给了天子,今天一早天子的批复下来了,就四个字,‘破格升赏!’这次平定梁山之乱天子还是很看重,就连种师道也被封为太子少师,加爵巨野县公,张叔夜封大名府知府,宗泽任兵部侍郎知济州事,就连赵明诚也提升为户部司左员外郎知莱州事,表彰他的气节和恢复齐州秩序的功绩,你有平定河北乱匪的功劳,虽资历尚浅,天子已经决定破格提拔你,毕竟有王黼一夜升八阶的先例。”

    停一下,梁师成又淡淡道:“我觉得这也是天子对种师道的一种歉意,有人密报天子,梁山军粮食已尽,却被宋江等乱匪突围成功,天子气得大骂童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李延庆顿时醒悟,“童贯身边有监视者?”

    梁师成冷哼了一声,“事关军权,官家怎么可能完全信任某个人?”

    李延庆默然,半晌他又问道:“卑职具体的职位还没有下来吗?”

    “天子的朱批还在我手上,我想先和你商量一下,然后我会转给吏部,由吏部草拟升赏方案,再逐级上报,你父亲的意思让你去州县为官,你自己呢?”

    “卑职想留在朝廷,想积攒几年人脉再说。”

    梁师成点点头,“也有道理,总归是以你自己的意愿为主,不过有一点我要提醒你,以军功升赏,一般是虚多实少,你不要对‘破格’两个字抱太大的希望,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李延庆当然知道,军功升赏会得一堆头衔,但真正有实权的职务却很少,象种师道封保静军节度使、上将军、太子少师、校检兵部尚书,又封爵巨野县公,但实权职务却一个都没有,等于是赋闲在家。

    他李延庆其实也是一样,阶官是朝请郎,职官是侍御史,但这个侍御史却是殿中侍御史,掌纠弹百官朝会时失仪者,他如果不在朝中为官,实际上还是一个虚职,他真正的职务是一个差使官,军都指挥使,除非他继续跟随童贯,否则剿灭梁山的战争结束,他的差使职务就结束了。

    李延庆不关心自己得多少虚职,他只想知道自己的实职官究竟是什么?

    “卑职的具体安排,太傅应该有想法了吧!”

    梁师成微微一笑,“应该说是太子殿下的意思,太子殿下希望你继续留在御史台。”

    梁师成见李延庆神情平静,似乎没有什么疑问,他只得继续解释道:“之所以让你留在御史台,是因为御史台一直控制在我手中,你现在任殿中侍御史其实就是我的推荐,我考虑让你改进台院,出任从六品的台院侍御史职务,这是真正的权职,对你积累官场人脉很有好处,不知你意下如何?”

    对于李延庆的职务,吏部草拟方案只是一个形式,真正的决定权还是在梁师成手中。

    李延庆立刻起身行礼道:“多谢太傅厚爱!”

    梁师成欣然道:“今天急着找你来,就是为了这件事,必须尽快定下来,以免夜长梦多,至于你的官阶赏赐等等,吏部和枢密院都需要再确认一下,争取明天正式定下来。”

    “烦请太傅多多关照,卑职不打扰太傅,先告辞了。”

    梁师成笑着点点头,“在生活上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李延庆摇摇头,“暂时不需要了。”

    “好吧!你先回去静候佳音。”

    梁师成送李延庆出了院子,他站在院门前负手望着李延庆远去,梁师成最近有着前所未有的危机感,他强烈感觉到自己总有一天会被清算,他必须未雨绸缪,尽快在朝中安插自己的势力。

    李延庆是他当初看中的一颗棋子,但随着李延庆在西夏和剿匪上表现优异,使梁师成渐渐发现了李延庆的真正价值,将来很可能自己的身家性命就要靠李延庆来维护了,他便再也不提李师师之事,而改用怀柔的手段来笼络李延庆,同时也包括他的父亲李大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