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娱乐平台,ca88亚洲城娱乐官网

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当个法师闹革命 第四百九十五章 最后的骄傲


    雷斯特将军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全身骨头都快散架了。

    浑身湿漉漉的,好像被人泼了一盆水,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在疼……然而,他在迷蒙之中睁开眼,才意识到这些所谓的痛苦根本不算痛苦。

    眼前,是那十个法师、冒牌国王、还有他们的头目。

    这些人都死死地盯着他,而他们的眼神……和友善连半点关系都搭不上。

    顿时,雷斯特用力地挣扎起来。然而他却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麻绳牢牢地捆住,就连挪动一下身体都很困难,更别说是逃生了。

    他这才回想起晕倒前的情形。

    那个诡异的黑影将他困住,他成为了这群通缉犯的人质。他手下的士兵为了救他,提出要和通缉犯做交换。然后……然后,他就被黑影直接勒晕了。

    发生了什么?他为什么会身处这个陌生的房屋内,连这群流匪里最难缠的法师头目都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雷斯特将军,你终于醒了。”本杰明微笑着说,听在他的耳朵里,就像是恶魔说出的低声细语。

    “你……你们想干什么?”他只能愤怒地开口,声音沙哑得像是能咳出血。

    “我们并不想做什么,只想向你转达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本杰明收起笑容,平静地说,“伊科尔刚刚发兵,攻破了卡瑞特斯的国境线。战争开始了。”

    “什么?你……”

    雷斯特大惊失色。

    不过,从刚开始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他马上意识到,这个可恶的法师肯定又在骗他。

    他虽然不曾驻守国境线,但是那边情况他也了解。将近八万的兵力再加上天险地势,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被攻破?

    因此,他冷冷地说:“够了,连这种谎话都能编得出来,你……”

    本杰明却直接打断了他。

    “不信是吧?好,跟我走一趟。”

    雷斯特将军还没反应过来,就只见本杰明一招手,强烈湿热的气流席卷而来。那一刻,房间的窗户直接飞吹开,气流将他吹出窗外,直接卷到了天上。

    “……你、你要做什么?”

    飞在半空中,地面的一切迅速远去,耳畔传来呼啸而过的风声。雷斯特呆住了,有些惊恐地问道。

    他可从来没有飞行的体验。

    本杰明却飞在前方,回过头,漫不经心地答道:“带你上天,让你看看伊科尔的军队到底有没有打进来。”

    雷斯特瞪大眼睛,哑口无言。

    对于格罗瑞发来的公文,他一直深信无比。王室的正统不容质疑,流匪出现,盗走王冠和徽章,国王陛下此刻一定很懊恼。自己又怎么能被流匪所欺骗,反而给陛下徒增麻烦?

    因此,在他的眼里,本杰明一伙就是一群精于骗术的匪徒。

    可是当国王站在村口,指名道姓地把他的家族数落了一遍时,他的想法开始有些动摇。关于陛下的模样,时隔多年,他已经记得不怎么清楚了,但是那种感觉……雷斯特有些熟悉。

    不过很快,他便把这种熟悉归咎于对方的骗术。模仿一个人不是难事,只要翻阅足够多的书籍,也能了解到王室的渊源和自己的家室,说明不了什么。

    因此,他反而对自己的动摇感到羞愧难当,对于这群流匪的恨意也变得更强。

    然而,现在……

    且不说飞行给他来到的冲击力,就看对方如此肯定的样子,雷斯特也难以抑制地怀疑起来,难道他们说的是真的?伊科尔真的打过来了?

    如果是真的话……他不敢想。

    卡瑞特斯的山川大地,从他的下方匆匆略过。雷斯特低头看去,脑子很乱。

    他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

    本杰明也很沉默,没有半点要说话的意思。两人在高空之中,逆着落日的余晖,一往无前地飞向东方。

    这样的沉默大概保持了五个多小时。

    “看看吧,那些都是从国境线逃出来的难民。”本杰明忽然开口,将雷斯特从沉默中惊醒。他回过神来,发现他们已经落到了地面,此刻已经是夜晚,捆着他的麻绳也早就消失不见。

    他愕然地活动了一下四肢,然后往前方看去。

    只见,前方的道路上,不少人背着行李推着车,也有人坐在马车里,朝着他们的方向匆匆走来。他们的样子看上去疲惫极了,背着小孩,拉着妻子,清苦的面容像是蒙上了一层土灰,仿佛已经走了很久,却被什么东西驱使着他们不得不继续赶路。

    那一刻,雷斯特也愣住了。

    “愣着干什么?找个人去问问啊。”本杰明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去问问看,我们到底有没有骗你。”

    雷斯特回过神来,捏紧拳头,咽了咽口水。

    他转头看了本杰明一眼,然后便朝着前方走去,拉住了一个正在赶路的行人。

    “你们……要去哪?”

    那个行人似乎被吓了一跳,打量了雷斯特两眼,才开口道:“什么到哪去?到能活命的地方去啊!伊科尔的人都打过来了,太可怕了,到处都是火,还有血……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紧跑!傻子啊?”

    说着,行人从雷斯特手中挣脱,拖着沉重的行李,继续往前赶去。

    雷斯特却只是呆立当场。

    或许是他愣了太久,本杰明不得不来到他面前,对他说:“你也该意识到了吧?当伊科尔挥着大军入侵这个国家,你却因为私人恩怨,带着不属于你的军队,包围自己人的村庄。”

    “我……不是为了私人恩怨。”

    “真的吗?”本杰明发出一声轻笑,“你扪心自问,带着人包围村庄,和我那天潜入你的营帐一点关系都没有?真的是这样吗?”

    雷斯特再次陷入沉默。

    本杰明却接着道:“所以……你所谓的忠诚到底是什么?是你想要守护这个国家的信念,还是你用来粉饰自我的借口?”

    “我……”

    本杰明摇了摇头。

    “雷斯特将军,你真是配不上你父亲挣来的荣耀。”

    “够了!”终于,雷斯特忍无可忍,开口道,“我要去格罗瑞。我要去找陛下,等我见到陛下,一切就都清楚了。”

    “愚蠢。你要是进了格罗瑞,你觉得自己还能出的来吗?”

    “出不来又如何?我要用我自己的眼睛,确认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陛下。”

    “是吗?”本杰明冷笑道,“如果我说的都是真的呢?如果王宫里的是假国王呢?你会被留在王宫,被教会用某种手段控制起来。于是,你曾经发过的誓言就像烂泥巴一样被踩在脚下。你会为教会服务,为那个假国王服务,而真正的国王将会因为你的固执和愚蠢陷入生死危难的困境。”

    “我……不会的。”

    “你如何保证?”

    雷斯特深吸一口气,忽然摘下了腰间的令牌,用力地甩给本杰明。

    “这是指挥军队的信物,我会再给你写一封亲笔信。五天后,如果我还没有出现,你便可以用它们指挥我手下的那支军队。”

    本杰明拿着令牌,也不由得皱了皱眉。

    “那你……”

    “放心好了。”雷斯特扬起下巴,露出一种固执而骄傲的神情,“如果格罗瑞的陛下是假的,我会死在他们控制我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