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娱乐平台,ca88亚洲城娱乐官网

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星武狂潮 第0202章 生死一线


    班铭出的五道题目不算多,然而每一道题目都涉及的面都太广,很多东西不是以加一那么简单,很容易顾此失彼,哪怕是以舒雪的才智,六个小时过去,也才最终解出了一道题目,心情显得有些沮丧。

    不过,她不知道,这样的结果,在班铭看来已经是很出色了,而鬼叔更是在精神世界中不断惊叹“果然是妖孽天才”这样的话语。

    表面上,班铭不动声色,拿出严师的架子,点出已解答的那道题目中的一些细节不足之处,然后用另外一种比舒雪简略了不止十倍的运算方式,不出五分钟,就将问题解答完毕,看得舒雪瞠目结舌之余,大受启发,一些不解之处茅舍顿开。

    最终,她看向班铭的眼神满满都是崇敬。

    班铭很有些享受这种眼神。

    至于剩下的四道题,班铭没有继续为舒雪解答,有了之前一道题的解答为基础,舒雪对于一些东西的领悟更胜之前,只要肯下功夫,再解出一两道题应该不会太难。

    他现在更需要关心的是自己。

    忽然,班铭目光一动,看向那十五个坟堆。

    只见这一刻,原本漂浮于坟堆上方的十五团鬼火,这时候突然齐齐有了动作,仿佛有无形的线在牵扯着,同时朝着某个地方缓缓飘动过去。

    “开始了!”班铭眼中精光一闪。

    而舒清舒雪两姐妹,也是被这异于寻常的一幕给惊到了,眼睛都不由睁大了一些。

    仿佛是感觉到了某种无形的压迫,周遭一下变得无比静谧,连蛐蛐叫声都消失无踪,呈现出一种诡异的死寂。

    而天空无星无月,加上山谷幽暗,使得这十五团鬼火越发瘆人。

    寻常人若看到这一幕,必定吓得不浅,但班铭眼中却是欣喜和期待。

    冒着风险大费周章盗取了十五具天境强者的尸体,又精确到公分地将尸体埋好,苦苦等待半个月,为的就是这一刻。

    终于,十五团鬼火绕成了一个直径不到两公尺的圆圈,继续收缩之后,相互之间有了碰触!

    这一碰,便有一股加倍的阴森气息向四周蔓延开来,空气温度直线下降。

    舒雪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脸庞有些发白。

    舒清一动眉,外放出一道内元气罩,将舒雪护住。

    而班铭却开始一步步朝着那已经连成了一个圆环的鬼火走去。

    与此同时,连成了圆环的鬼火继续收缩,圆环直径越来越小,最终融合成了一个油绿色的鬼火球体!

    随即,更为诡异的一幕发生,鬼火球体继续收缩,迅速变成了只有婴儿拳头大小,比班铭以前吸收过的任何一团鬼火都要小。

    然而,这团高度压缩的鬼火颜色突变,居然绿色渐褪,变成了如同牛奶般的白色,而在最外围的地方,有一圈的淡淡电芒在窜动。

    而在这颜色变化之后,从这团白色鬼火之中,一股无形的压迫流淌开去。

    这是一种强烈的精神上的压迫,让人本能地感觉到这是一件恐怖之物。

    舒清神色惊疑,因为她竟然从这团鬼火中,感受到了威胁。

    她的这种感觉并没有错,因为鬼火便是阴玄雷,而现在这团人造阴玄雷,更是达到了当世罕有的三九天劫的程度,专门攻人意识神魂,对于她的元婴乃是有着近乎天敌般的克制!

    这团阴玄雷若是轰进舒清的精神世界,哪怕是以舒清现在的强大,阴神也要遭受重创。

    当今世上,也就只有班铭对阴玄雷有抵抗之力,既便如此,他也仍感觉到了极大的凶险!

    而舒雪更是瞪大眼睛,见证着这可能是第一次被发现在案的特殊白色鬼火,认为有极高的研究价值。

    一步一步,班铭来到了距离阴玄雷不到三公尺的地方,没有再靠近了。

    因为进入这个范围之后,他就感觉到,那团悬空的白色阴玄雷有些蠢蠢欲动起来。

    一人一火之间,似乎存在着一种无形的类似磁石般的吸引,班铭相信,如果自己再向前走一两步,阴玄雷就会自己飞过来,轰入他的体内!

    一丝紧张,在班铭心中出现。

    无论舒清还是舒雪,都不会知道,这道阴玄雷对他而言太过重要了,同样,也太过危险。

    成败,在此一举!

    “班铭,这道阴玄雷,比你所经历的任何一种特殊雷霆都要来得凶险,你以前遇到的磁雷风暴是二九雷劫,但它的力量是发散的,你徐徐吞噬,所以才能承受下来。而这道阴玄雷不同,所有雷能聚集成一团,一旦进入你的体内,就会一下炸开,所有能量一次释放,一旦失败,就是魂飞魄散!”

    精神世界中,鬼叔透露出深深的担忧:“如果是你在全盛状态,或许还有挺过去的可能,可是你现在上次遇见神话之门投影,福祸相依,神魂所受的道伤很可能会变成让你功亏一篑的隐患!”

    班铭盯着那团阴玄雷,眼中只有坚定,心中更无一丝动摇:“事到临头,想这些还有什么用?只有豁命一拼!”

    “而且,我一定要活下去!”

    霎时间,班铭的脑海中闪过爸妈、夕梦研、杨雅人以及许许多多曾经出现在自己生命中的人的身影。

    这个世界如此美丽,如此美丽的世界中还有这么多自己所牵挂和在意的人,自己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去做,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就死?

    哒!

    怀着这样的决意,班铭缓缓而坚定地向前迈进了一步。

    就这一步,白色阴玄雷就剧烈地颤栗起来,外围的那一圈电弧也好似有灵,变得更加雀跃。

    哒!

    毫无迟疑,班铭再向前踏出一步。

    嗖!

    一道亮光划过空间,以只有舒清这等强者才能看清其轨迹的惊人速度,陡然轰在了班铭的胸口。

    没有任何惊人的声势,白色阴玄雷直接就进入到了班铭的体内。

    所有的阴雷之力,瞬间爆发,扩散至班铭的每一个细胞,更有将近一半的雷力突破了限制,直接轰入到了他的精神世界,疯狂肆虐。

    一时间,精神世界仿佛变成了雷狱世界,无数气息阴森的惨白阴玄雷交织成网,弥漫在精神世界每一个角落。

    更加可怕是,阴玄雷进入班铭的身体之后,哪怕一刹那间他的身体已经有些承受不住,也没有一丝阴玄雷从班铭的身体里窜出,所有的破坏,都集中在他的体内,似乎至死方休。

    而班铭整个人在被阴玄雷攻击的瞬间,就彻底僵硬了,然而一股无比森冷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比起刚刚阴玄雷所散发的那种森冷更加强烈数倍。

    便是舒清,这一刻都感到很是心惊,眼中流露出深深忧虑,她虽然不知道班铭到底是怎么修炼邪法的,却可以肯定,他现在的情况绝对非常凶险!

    “收!”

    精神世界中,班铭的阴神显现,一声爆喝。

    巨大的轰鸣如万雷齐炸,一股强大的吸力,将班铭肉身中十之六七的阴玄雷都尽数吸入精神世界中。

    这其实也是没有办法的事,相比精神层面,班铭的肉身还是太弱了,无法承受住那么多的阴玄雷,否则仅需几秒,他的身体就会彻底崩溃。

    而当班铭的阴神出现的刹那,所有的阴玄雷都仿佛找寻到了发泄口,一股脑地朝着班铭的阴神涌了进去!

    绕开了肉身,直接作用在精神上的巨大痛苦,让班铭的阴神都忍不住惨嚎起来——假如这个世上真有地狱,那么地狱中的刑罚,大概不外如是!

    这种痛苦是持续性的,没有一丝间断,而且不断加强,已经超越了任何一次雷击修炼的痛苦,达到了一个全新的层次。

    已经在第一时间躲进了太极图的鬼叔,见这一幕,也是胆寒不已,尤其看到班铭的阴神虽然惨嚎不已,但却始终凝聚如初,就知道班铭的意志仍然非常坚定,没有因为痛苦而产生动摇,心中也是忍不住生出了佩服之意。

    这世上最难的狠,不是对敌人狠,而是对自己狠。

    班铭现在所遭遇的情形,类似于封神时代一些歹毒修仙者对敌人所施的炼魂之法,无论多坚定的道心,时间久了都会被瓦解,最终选择屈服,任人奴役。

    哪怕是在封神时代,能够抵挡住这样的炼魂手段的人都不多。

    就不知道,班铭能够坚持多久?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舒清和舒雪没有靠近班铭,却紧密观察着班铭的每一个变化,渐渐都有些脸色难看。

    因为,班铭虽然一动不动,但浑身却汗如雨下,仅仅是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从他身体里流出的汗水就已经非常惊人,整个人像是刚从河里捞出来一样。

    而他的脸色也是变得越来越没有血色。

    唯一让她们觉得安心的是,班铭的呼吸依然平稳。

    呼吸是很重要的表征,就如同长途行军,如果呼吸乱了,那么距离倒下也就不远了。

    然而很快,舒雪发出了一声惊呼。

    因为,从某一秒开始,从班铭的毛孔里冒出来的不再是透明,而是……带着淡淡的黑!

    “姐,师父他怎么会这样的!”舒雪紧紧抓住了舒清的手,满脸紧张。

    舒清同样面露惊异,不过眉头反而舒展了一些,道:“没事的,这些黑色是他体内的杂质,这是冲击地境时的正常——”

    话说到这,她的声音戛然而止。

    与此同时,舒雪再度发出一声低呼。

    因为这一刻,从班铭毛孔里流出的汗水,又有了颜色的变化,不光是有黑色,更是带上了一层晦暗的血色!

    一股浓烈的腥气以班铭为中心扩散开去。

    “姐,师父他这又是怎么了?”舒雪的声音比之前更加紧张。

    舒清眼中异色连连,轻声道:“不用担心,真不知道,他是怎么练的……我以为他是要冲击地境,可是居然会在易筋的同时出现冲击天境时才会发行的洗髓?他现在身体里冒出来血色汗水,蕴含着是骨髓乃至脑髓中的杂质!”

    “洗髓?”舒雪不由张大了眼睛,满是不可思议。

    武者的武道修炼中,会有两个极为关键的过程,易筋和洗髓,分别会发生在冲击地境和天境之时。

    易筋洗髓之后,整个人都会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寿元也会随之突涨。

    舒雪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谁能够同时进行易筋和洗髓的,这已经完全超出了武者修炼由外及内的常理。

    易筋没完成,怎么能够洗髓?

    随即,舒雪看向班铭的眼神变得有些熠熠生辉。

    师父果然是师父,总是能够做到别人做不到甚至想不到的事情!

    这大概就是干姐说的,所谓邪修之法吧!

    而这一刻,舒清心中想得更多,心绪也更加不平静。

    因为她想到了一个极为可怕的可能性。

    世人皆知,易筋成功,步入地境,洗髓成功,便是天境。

    那么,此刻班铭易筋和洗髓同时进行,当这个过程完成,易筋洗髓皆是成功的那一刹,他要晋入的,究竟是地境还是天境?

    由凡化仙,一步登天只是传说。

    而这样的传说,将在自己眼前变成现实?

    舒清和舒雪的神色都微微放松下来,班铭的状况看起来很惨,不过似乎并不糟糕。

    然而她们不知道,班铭现在已经处在了神形俱灭的边缘,精神世界中,鬼叔的神色也是越来越凝重。

    因为他看到,班铭虽然仍然在坚持,但阴神已经有点不稳了。

    这也是必然的事,事实上班铭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让他十分意外了。

    不过,是人都会有极限,不可能像是圣斗士一样意志无敌。

    班铭为了缓解肉身方面的压力,将绝大部分的阴玄雷以阴神承受,这是他最好也是唯一挺过去的办法。

    然而,就连鬼叔也是低估了这次制造出来的阴玄雷的强大,天地已经变了,很多事情不可能计算到十分。

    正因为如此,直到现在鬼叔才确定,以班铭现在的情况,能够撑过去的可能性不到两成。

    如果班铭的神魂没有受创,挺过去的可能性还可以提升两成。

    “这样下去可不行啊……”藏身在太极图中,鬼叔喃喃自语。

    就在这时,一直没有动作被动承受阴玄雷的班铭,身躯突然有了动作。

    他的动作十分缓慢,乃至有些僵硬,然而的确是动了!

    在舒清和舒雪惊疑的目光注视下,班铭将右手拇指放入嘴中,猛力一咬,旋即信手一挥。

    一股血液便是喷涌而出!

    随着这股血液一起出现的,是一股……精神波!

    “精神力?”舒清眼中异色一闪,并未显现意外。

    事实上,当初班铭画引神符的时候,她就已经隐约觉察到班铭有精神力,只是一直没有说破而已。

    在这股精神力的维持下,喷涌而出的血液并未落地,而是凝成一团,悬浮到了班铭的头顶上方。

    “班铭,你这是想干什么?”

    精神世界中,鬼叔神色惊疑,这一刻连他也不知道班铭想要干什么,又能干什么。

    班铭眼中,陡然闪过一抹清亮的光芒,嘴里发出一声轻喝:“开——”

    一股更为猛烈的精神波从那团血液中散发,随即那团血液陡然以一种奇异的姿态散开,一个眨眼不到,就化成了一个颇为复杂的圆形图案!

    “阵法!”舒雪的眼睛亮了,她现在一眼看出,班铭是在布阵。

    而这样的布阵方法,超出了她的想象!

    没错,班铭的确是在布阵,这阵法图案出现的刹那,一道血色光柱便从阵法中垂落下来,将班铭笼罩在内。

    精神世界中,出现了个同样的血红阵法图形,同样有一道血色光柱将班铭的阴神笼罩。

    班铭原本已经有些不稳的阴神顿时稳定了不少。

    “好小子!亏你想得出来!”能够一眼明白这阵法奥妙的,也就只有鬼叔了,忍不住惊呼赞叹。

    班铭这一刻,是以血为墨,并且瞬间布阵!

    这样的能力,鬼叔其实并不意外。

    班铭消化了天地纹的部分奥义之后,不光武学提升,阵法境界提升亦是情理之中。

    一念布阵,本身就是阵法入门之后的第二重境界,更何况班铭现在用的是自己的血?

    真正让鬼叔意外的,是班铭布下的这道阵,正是当初用来帮助宁不州镇压体内妖气的镇魂符的真正精髓——镇魂阵!

    此刻,镇魂阵一出,顿时就帮助班铭稳固了神魂,原本有些动摇的阴神也随之稳定下来。

    鬼叔暗自感叹,班铭在承受着炼狱般痛苦的情况下,居然还能冷静分析,寻找破解方法,临时改变引神阵,最终还能一念布阵成功……这小子哪怕是在封神时代,恐怕也会成长为一个人物。

    他默默计算,有了镇魂阵的帮助,班铭能够挺过去的可能性就一下提升到了四成。

    本来还可以更多的,可是眼下这镇魂阵的运转,消耗的是组成阵法的血液中蕴含的生命精气,一旦精气耗尽,阵法也就停了。

    这种以消耗生命精气的方式来布阵,是不得已的办法,以班铭的现状,已经不适合再度逼出部分血液来布阵了,否则会伤及根本,反而加速肉身和阴神的崩溃。

    “其实如果当初你没有把那颗玄武妖丹拿出来给杨雅人激活根骨,此次成功的可能性就能一下提高到七成。”鬼叔轻叹着对班铭说道:“而如今你身无长物,一切都只能靠你自己,最多就四成可能。”

    “四成吗……”承受着炼狱痛苦的班铭嘴角一扬,少有地流露出残戾之意,却是用来对待自己:“我从一开始,就没指望过要借外物,我的寿元,剩下的六成可能,我自己用命去挣!”

    用自己的命去挣!

    听到这样的话,鬼叔也不禁为之动容。

    人这一世,当什么都不能倚靠的时候,就只能靠自己。

    班铭从一开始,就有这样的觉悟。

    “是吗。”鬼叔脸上流露出一丝意味难明的笑容,道:“我现在开始觉得,太极图选中你,并不仅仅是你拥有九阴极脉而已了。”

    这一刻,精神世界中,所有的阴玄雷都已经进入到了阴神之内,他的面容微微扭曲着,然而微有不稳的阴神却没有继续崩坏下去的迹象。

    片刻之后,现实世界中,悬浮在班铭肉身上方的镇魂阵光芒迅速黯淡,最终消失!

    从这一秒开始,唯一能够支撑班铭挺过去的,就是他的意志。

    易筋洗髓的过程在继续,却久久没有停止。

    舒雪越等越是心焦,忍不住道:“姐,师父还要多久才会结束?”

    “应该快了。”舒清说着,心里其实也没底。

    就算是地境上品武者突破至天境,洗髓的过程也就两三分钟而已,浑身冒出大量汞浆一样的血汗。

    而班铭此刻,虽然也是在洗髓,但冒出的血汗不但颜色比较淡,量也不是很多。

    现在已经过去五六分钟,居然还没有停止下来的趋势,使得舒清不敢用既有的经验来衡量班铭。

    尤其让舒清在意的是,她隐约地感觉到,从班铭排出的血汗中,流淌出丝丝异样的污浊气息。

    她并不知道,班铭这时候的洗髓,洗的不光是骨髓和脑髓,其实还有……神髓!

    骨髓和脑髓是肉身之髓,而神髓则是精神之髓。

    班铭以阴神承受大量阴玄雷,在忍受着炼狱折磨的同时,存在于精神之中的无形污浊也是渐渐被逼排出来。

    从这一步而言,班铭甚至是走在了舒清和陈琛的前面。

    “哼……”一声闷哼,突然从班铭的鼻子中发出。

    舒清神色微变,察觉到班铭的状况有些不妙。

    随即,她目光一凝,神情真正凝重下来。

    因为她看到,班铭的脸庞以及裸露在外的双手,这一刻隐隐有光华在溢出。

    而这些光华,是从班铭身体表面丝丝裂缝中流溢出来的。

    换句话说,班铭现在的身体,已经如瓷器般布满了细密的裂痕。

    班铭现在的情况的确不妙,没有了镇魂阵的辅助,阴神的承受也渐渐到了极限,不得已只好将部分阴玄雷反吐回肉身。

    如此,班铭的肉身和元婴都已经处于毁灭边缘,可谓凶险至极。

    “班铭!”

    太极图中,鬼叔神情无比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