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娱乐平台,ca88亚洲城娱乐官网

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星空下的舰娘 第972章 纳兰飘雪


    “纳兰飘雪.......她是一个随时都有可能消失在世界上的舰娘。”

    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楚剑晨心中的疑惑,和纳兰兄妹打过招呼走到一旁后,神色依旧冷傲如霜的黎塞留回过头来,轻声解释道:“她9岁的时候,就被检测出有继承舰装的能力,当时的纳兰家族,还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小家族,纳兰飘雪的养父,也就是纳兰云的生父,为了利用这次难得的机会振兴家族,从纳兰飘雪9岁生日的那天起,就请来了专家帮纳兰飘雪增强和舰装的适配性,9岁的小女孩,从此每天都要在手术台和仪器的包围下度过,各种催化药物的注射,彻底摧毁了她的身体,和那可能无比璀璨的未来。”

    “她的那个养父是个白痴吧,亏他还是东方人,揠苗助长的事情也做得出来,我真是服气!”楚剑晨的嘴角抽动了两下,不自觉的回头看了坐在椅子上,那个柔弱到好像能被风吹倒的少女,用只有黎塞留能听到的音量骂道。

    “因为当时有种玄学流派很是盛行,根据那个流派的说法,大建造不出舰娘没关系,捞不到原生舰也没关系,我们可以自己培养出不逊色于原生舰的超级复制舰...........”

    黎塞留似乎也对这种充满功利性质的培养方法不屑一顾,冰霜般的俏脸上首次浮现出嗔怒的表情:“根据那个流派的理论,觉醒舰装继承能力的年龄越小,可塑性就越高,只要通过各种药物和锻炼的刺激,甚至加上某些催眠,就能让这些天才的复制舰在继承舰装后,立刻凝聚出不逊于战列舰的核心,从而能迅速进行舰装替换,再次刺激还处于成长中的核心,让本来就是战列舰级别的核心再次增强,变成超越原生舰的超级战舰。”

    “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但就和传销组织的许诺一样,这个看上去很美好的未来,也在事实面前轰然倒塌了吧?”楚剑晨呲笑一声,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要是舰娘的核心成长能够如此轻松,现在就不会是深海威胁人类的存亡,而是人类威胁深海的存亡了。

    “和你想的差不多,纳兰飘雪是个很坚强的女孩子,那些常人难以忍受的课程,她全都咬牙坚持了下来,从而成为了这个原理提出后,唯一一个坚持到最后的适合者,那个流派甚至给她起了个代号“spes”,这个词在拉丁语里面是希望的意思,他们希望纳兰飘雪在继承了舰装后,能像他们希望的那样迅速凝聚出核心,从而为下一步的换装,打下坚实的基础。”

    “最后呢?虽然看你的表情我也知道这个计划最终失败了,但我很好奇纳兰飘雪最后到底凝聚出了核心没有。”

    “核心.......吗?”黎塞留脸上露出一抹嘲笑,仿佛在嘲弄那些企图用生化手段重塑核心的家伙:“纳兰飘雪在继承了舰装后,的确凝聚出了核心,但和那个流派想象的不一样,纳兰飘雪凝聚出来的核心呈不规则分布,甚至和她所继承的舰装完全结合在了一起,完全没有任何办法将她们分离,而且由于核心的不规则,纳兰飘雪的身体遭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创,所有的神经系统全部坏死,所有的骨骼全部变形扭曲,鲜血像是喷泉一样从她扭曲成麻花的身体里喷出,要不是当时年仅15岁的纳兰云正好认识医疗舰仁慈号,并且把她请到了给纳兰飘雪继承舰装的妖精研究所分所里面,纳兰飘雪在她12岁那年,就已经离开人世了。”

    “仁慈号?你说的那个医疗船,是安慰号的姐姐吧?”楚剑晨听到仁慈号的名字,心中忽然一动,转头看向黎塞留问道。

    “没错,她就是和你关系暧昧的安慰号的姐姐,怎么,你也对她有兴趣?”黎塞留偏头看着楚剑晨,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是认真还是调侃:“提督,如果你打算把她收入后宫的话,我可以提供她的位置给你,以你的无耻手段,下药,强x,迷x一步完成,然后她就是你的了...........”

    “我知道你心里面还在恨我,但我真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我.........”楚剑晨呐呐的张了张嘴,但怎么也想不出反驳的话,他强行上船毕竟是事实,就算初衷是为了保住自己的秘密,但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不是一句“我也没办法”能够解释清楚的了。

    “哼无话可说了吗?”黎塞留有些小得意的看着楚剑晨,看着他那“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的模样,心中的怨气在不知不觉中稍微消散了一点:“对了,刚才说到哪了?..........哦,对,纳兰飘雪虽然被仁慈号给救了回来,但被不规则核心伤害后的身体,同样无法继续支撑下去,你别看她现在好像没什么问题,其实是靠舰装的力量维持着脆弱的平衡,即使如此,展开舰装力量的她也只能维持3个小时的有限活动,失去舰装的力量支持后,她就会重新变回那个全身都无法自由动弹,只能僵硬的坐在轮椅上,被她哥哥推着到处走的半植物人。”

    “好惨...........那个臭屁的纳兰云居然能陪着这样的妹妹一路走来,我对他的印象似乎又变好了一些。”楚剑晨的眼珠转了转,看着黎塞留微微一笑:“黎塞留,原来你也对八卦这么感兴趣,我一直以为你是那种无论工作还是生活都严肃到古板的人,没想到这张坚毅刻板的脸庞下,居然还隐藏着一个粉嫩的少女心,看来我对你的了解还不够深,必须随时加深了解才行............”

    “你..........给我小声点!”黎塞留气急败坏的瞪着坏笑着看向她的楚剑晨,很后悔自己居然如此大意,把这种只在要好的闺蜜间私传的八卦告诉了这个无耻的大色狼:“你又对我了解多少?我警告你,你可不要把我说的话说给别人听,要是传进了纳兰云的耳朵里,你就知道什么叫可怕了!”

    “纳兰云?他的确会对这种涉及他妹妹的八卦很反感,但也不至于让你这个法国最强战列舰都说可怕吧?”

    “哼!你知道什么?纳兰飘雪实验失败后,那个流派还不死心,试图抓走纳兰飘雪进行解剖,想要弄明白计划失败的原因,结果...........那群里面有不少中高级提督存在的流派,直接被人给抹平了,所有人,包括他们带去的舰娘全部消失,至今都查不出他们曾经经历过什么,宪兵队查了很久,也只知道那个流派的最高负责人,一个在生物和化学领域出类拔萃的天才科学家,被当时只有15岁的纳兰云一刀捅死,连同他身边的助手和研究员也一起遭殃,被纳兰云一刀一个的杀到囚禁纳兰飘雪的实验室门外,亲手救出了自己的妹妹..............”

    “啧啧啧,这个死妹控。”楚剑晨回过头去,偷偷看了眼穿得像个盖世太保的纳兰云,摸着鼻子说道:“宪兵队难道没有将他绳之以法吗?杀了这么多人,纳兰云为什么看上去一点被惩罚过的迹象都没有?”

    “当时负责法国宪兵队分部的,是最痛恨以权势压人的纳尔逊,她顶着来自联盟和那些死去的提督的亲朋好友的压力,硬是给了纳兰云一个“防卫过当”的判决,甚至不惜为此赌上了自己的所有权利。”

    黎塞留看着楚剑晨眨了眨眼,晃着手指的说道:“虽然那些人很想把纳兰云从纳尔逊手里弄到民事法庭,不过纳兰云当时已经成为了提督,而且他精神网络的强度,甚至不逊于比他年长20岁的中级提督!按照联盟的法律,平民归民事法庭,提督和舰娘归宪兵队的军事法庭,所以那些人最后也只能看着他被纳尔逊关了2年后释放回家,除了打击纳兰家族的各种生意外,已经没有任何报复的可能。”

    “那,那个纳兰家族岂不是很倒霉?被这么多提督围攻的小家族,想想就可悲。”楚剑晨叹了口气,抬头望着骄阳似火的蓝天说道。

    “也没多可悲,纳兰家族在打击到来前,就提前宣布和纳兰云,纳兰飘雪解除法律上的亲子关系,把他们直接踢出了家族,从而避免了覆灭的危机。”黎塞留冷笑一声,双手抱胸的悠悠说道。

    “只不过,他们振兴家族的计划,就此彻底破灭了,付出了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的代价,却只是让自己的家族变得更加落魄而已,不知道他们的父亲,在知道自己的儿子成为了如此强大的提督后,脸上究竟会是怎样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