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娱乐平台,ca88亚洲城娱乐官网

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餮仙传人在都市 第427章 斑鸠没了


    “斑鸠!好多年没吃过斑鸠了,这可是不错的野味啊!”

    杨家妹子可能是真的饿了,望着树上活蹦乱跳的斑鸠,嘴角竟然都出现了口水。

    “你们别说话,看我将它们捉住!”喵喵小声道。

    “喵喵姑娘先等等!”杨真灵拦住了喵喵:“这几只斑鸠的腿上都绑有红绳,这应该是有主的斑鸠,指不定是哪个岛民家里养的,这算不得是野味!如果真想吃它们,也要先知会一声主人家才好。”

    “哥哥,这深山老林的,哪里有什么人家?”

    杨家妹子不满的望着杨真灵。

    “你还别说,这里应该真有人家!”

    杨真灵伸手一指,只见在山腰部位,正有袅袅炊烟升起。

    “在山的那一面,如果去那里,回去的路又要远了!更何况,古掌门他们现在也都饿了,你忍心让贵客挨饿吗?”杨家妹子可怜兮兮道。

    “没事,我们不饿。”

    虽然被一个劲的叫姐姐,但这锅喵喵可不背,她望着杨家妹子,笑得可开心了。

    “姐姐,你好讨厌啊!”

    狠狠瞪了喵喵一眼,杨家妹子转而向杨真灵撒娇。

    “好嘛,其实是我饿了,哥哥,咱们别去山那边了,现在就将这几只斑鸠拿下吧!”

    似乎听出杨家妹子要吃它们,原本还在树上玩闹的几只斑鸠,竟然一下子全都飞走了,方向正是山腰处,那个升起炊烟的地方。

    杨家妹子欲哭无泪,杨真灵则是哈哈大笑了起来:“看来这几只斑鸠,是真的不想让你吃啊!”

    众人也都跟着笑了起来,杨家妹子则是冲着山下喊:“臭斑鸠、坏斑鸠,你们给我等着,今天还就要吃你们了!”

    “好啦,别闹了小妹!山那边是挺远,咱们今天主要是陪古掌门他们,吃不吃斑鸠,这要看古掌门的意思。”杨真灵道。

    “没事,反正出来就是玩儿,我和喵喵也都不累,难得你妹妹不怕辛苦,那咱们就过去一趟吧!”古争笑道。

    说行动就行动,古争等人本来就是在山顶,立刻从另外一面开始下山。

    没走多久,杨家妹子便有些后悔了,山路难行,下山比上山更难,一路上几乎都是被杨真灵拉着她的手在走。

    “杨家妹子,要不咱们回去吧?”

    喵喵欢快的走在最前面,时不时的还回过头,跟杨家妹子说笑两句。

    “不,我才不会向山路低头,我今天中午一定要到吃古掌门做的斑鸠!”杨家妹子恨恨道。

    “别把我家先生做斑鸠挂在嘴边,咱们是看到斑鸠往那边飞了,但是不是那家人养的,这可一点可不确定。再说了,就算是人家养的,人家也未必愿意让咱们吃啊!”喵喵道。

    “它们必须是那家养的!要不然我不就亏大了?至于说人家舍不舍得,姐姐你就放心吧!只要说出是天心派的贵客,岛民们没有什么是舍不得的!”杨家妹子肯定道。

    又往前走了一会,原本无路的山上,终于出现了一条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

    “太好了,有路了!”

    杨家妹子欢呼,第一次发现路原来也这么的可爱。

    沿路而下,众人的速度快了不少。

    一会工夫后,前方的路上出现了一个背着锄头的男人,带着一个七八岁大的孩子。

    “大叔等等!”杨真灵出声道。

    赤着上身、一副庄稼汉打扮的男人回头,驻足望着杨真灵。

    “大叔,向你打听一个事情,这面山上住着几户人家?”杨真灵道。

    庄稼汉长相憨厚,但他并没有立刻回答杨真灵的问题,而是眯着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杨真灵。

    “你们是谁?”

    满身泥巴的孩子,躲在庄稼汉的身后,怯生生地问。

    “我是天心派的弟子,这位是天心派的贵客,我们一路走来又渴又饿,想要到有人住的地方讨顿饭吃!”

    杨真灵没好意思说过来是要吃斑鸠,他冲着泥孩子笑了笑,拿出一个雾风杏给他。

    泥孩子摇头,尽管很想吃杨真灵手中的雾风杏,可却紧紧的抓住庄稼汉的衣服。

    “你、你、你是杨真灵?”

    庄稼汉终于开口了,不敢相信的声音中,带着一点激动。

    “我是叫杨真灵,大叔你认得我?”

    杨真灵目光疑惑,打量着庄稼汉面庞的他先是皱眉,随后眼睛越睁越大。

    “你、你是程叔?”杨真灵激动道。

    “你想起来了?”庄稼汉大笑。

    在杨真灵小时候,程叔是他的邻居,后来杨真灵父母去世,年幼的杨真灵和杨家妹子,便一直在天心派中住到了成年,才又搬回了原来的老宅。只不过,原本是他们邻居的程叔一家,却已是不知去向。

    时隔多年,竟然遇到了老邻居,不管是杨真灵还是程叔,都显得非常开心。

    “小宝,你先回家去,告诉你娘,让她准备几个菜,中午招待贵客!”

    “嗯。”

    泥孩子应声,冲着众人笑了笑,身形利索的消失在了山路上。

    “程叔,这附近有多少户人家啊?”

    杨家妹子也开口了,她心中仍旧惦记着她的斑鸠。

    “这里就只有俺一家!今天你们哪也别去了,就到俺家吃顿便饭,贵客也跟咱们一起回家!”

    程叔望着众人,表情憨厚且热情。

    杨真灵以询问的目光望着古争,他虽然很想过去叙叙旧,可今天的任务毕竟是要带古争游玩,到底过不过去,最终还要看古争的决定。

    “好,咱们就一块去做客吧!”

    古争其实不太想去,太过热情的人,会让他觉得不自在,但既然杨真灵想去,一起过去也没什么了。

    杨真灵感激地冲古争笑了笑:“古道友,我先失陪一会。”

    “没事,去吧!”

    古争微微一笑,杨真灵立刻跟程叔走在了前面,边走边叙旧。

    “山上只有程叔一家,看来鹌鹑就是他们家的了,今天这顿鹌鹑是没跑了!”杨家妹子贼兮兮的笑着。

    杨真灵和程叔走在前面,古争三人走在后面,虽然一路上古争都没有说话,但有杨家妹子和喵喵不时的逗逗嘴,倒也不显得无聊。

    程叔的家就在眼前了,不大的院子,三间草房,原本回来报信的泥孩子也已经洗白,正在门口冲着众人咧嘴笑。

    “小宝,给!”

    杨真灵快步向前,拿出几个雾风杏塞给程叔的孩子。

    “拿着吧,这是你真灵哥哥!”

    程叔放话,小宝这才接过了雾风杏,并脆生生的喊了一声‘真灵哥哥’。

    “孩他娘,俺回来了!”

    带着众人走进院子,程叔向屋里喊了一声。

    一个朴实的农妇,立刻从屋里走了出来:“孩他爹,饭菜已经快要做好了,你先带贵客们去堂屋坐着!”

    “程婶!”

    杨真灵和杨家妹子一同喊了声,农妇微微一愣,很快就看出了他们两个是谁,一番欢喜的寒暄,自是再所难免。

    堂屋中,程叔用自家酿的酒招待古争等人。

    酒水的品质不怎样,可喝酒的人很质朴,一大碗酒水,古争也是喝了个底朝天。

    正当众人边喝边聊之际,厨房中一股别样的肉香传来,闻之令人食指大动。

    杨家小妹初时还很陶醉,但很快眉头便皱了起来,她望着古争小声说道:“古掌门,这煮的肉该不会是?”

    “看来是的,一般的肉不会有这么香的味道。”

    古争倒没有觉得多可惜,只是觉得有点好玩!本来是追着斑鸠前来,可谁曾想好客的主人,竟然先一步将斑鸠给煮了待客。

    反观杨家妹子,脸上满满的都是肉疼,一想到普通品质的斑鸠,竟然被程婶给炖了,她真的有了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一会工夫后,程婶将饭菜全都端了上来。

    两只斑鸠炖了汤,两只斑鸠跟土豆在一块炒了,除此之外还有一只野鸡和野兔,一些山间的野菜。

    “饭菜都已经好了,今天特地将俺家养的几只斑鸠给炖了,希望贵客和小灵、小月,都能够吃得饱,喝得足!”

    程叔的话很实在,又是一大碗酒跟众人相碰。

    带着哭笑不得的心情,杨家妹子盛了一点斑鸠汤,夹了一点斑鸠肉,统统尝过之后,脸上的失望更浓。

    同样的东西古争也尝了,斑鸠汤因为程婶放了些药材在里面的缘故,虽然作用挺补,可药量放的不对,以至于原本该是很鲜美的一道汤,除了泛着一丝苦味之外,药味也显得特别浓。

    至于说炒的斑鸠肉,里面同样也放了一些不该放的东西,以至于原本普通级别食材该有的滋味,完全没有迸发出来。

    “多吃点,虽然不好吃,可却是人家的一份心。”

    古争小声说出的话,不仅是对喵喵,也是对一脸失望的杨家妹子。

    本已经放下筷子的喵喵很听话,不仅又拿起来筷子,更是吃的十分香甜。

    至于说杨家妹子,虽然也很听话,可怎么也做不出喵喵的那种投入!毕竟,对于古争亲手烹饪的斑鸠,她实在是太期待了,更何况她跟喵喵不同,她是真的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古掌门,你说原本的斑鸠是普通级别的食材,现在的斑鸠,又该算是什么级别的食材呢?”杨家妹子小声询问。

    “还算不错了,属于次等级别。”古争小声道。

    见杨家妹子仍旧郁闷,古争又小声开口了:“虽说普通级别的斑鸠肉,由于程婶的不理解,烹饪方法的不合理而降级,但我能感觉的出来,程婶做的很用心!更何况,程婶作为一个农妇,这顿饭其实已经很有水平了!你本身是厨娘,我本身又擅长烹饪,你如果非要拿程婶跟咱们比,你就是钻了牛角尖啊!人生的事,哪有那么完美?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

    “贵客,别只顾着说话,再跟俺碰一碗!”程叔向古争举碗。

    “好!”

    古争举碗相迎,两只碗碰在了一起。

    “怎样?我家先生有没有说的你茅塞顿开呀?”

    喵喵捅了捅发呆的杨家妹子。

    “道理我懂,可就是有点失望啊!毕竟我跟姐姐不同,不能经常吃到古掌门做的美味。”

    杨家妹子苦笑,拿起桌上的一块米糕,狠狠地咬了一口。

    “咦,这米糕挺好吃啊!”

    杨家妹子其实也是大咧咧的性子,好吃的米糕似乎一下子让她忘掉了之前的失落。

    “小月,俺们家之所以会搬到这里,也是发现这边山上泉水种出的稻米,味道格外香甜,你程奶奶特别喜欢的缘故啊!你如果喜欢吃这米糕,就多吃一点,走的时候婶子再给你装点稻米带着。”

    “谢谢婶子了!”

    杨家妹子连忙道谢,随即又道:“程奶奶真的不跟咱们一起吃饭吗?”

    “不了,她在里屋吃就可以了。”程婶笑了笑。

    “咦,你怎么不吃饭呢?”

    杨家妹子突然发现,小宝呆呆的看着饭桌,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我的斑鸠、我的斑鸠没了,它们以后都不会跟我玩了。”

    被人询问,委屈的小宝哭了出来,虽然声音很小,可屋子里的人也全都听见了。

    “娘不是答应过你了吗?下次出山,给你带回来几只小鸡仔玩,至于那几只斑鸠,小宝就把它们忘了吧!”

    程婶摸了摸小宝的头,但小宝还是很失落。

    “原来,那几只斑鸠是小宝的玩伴,真是对不起了小宝!”

    看着小宝委屈的模样,杨家妹子也是心怀愧疚。

    “小月,没事的,小孩子家家的,过一会儿就好了。”

    程婶满脸歉意,望了望都不再吃饭的众人。

    “孩子都这么大了,一直不和外界接触,也不是一个办法,之前我听老程跟杨道友聊天,你们之所以会选择住在深山,这是因为小宝他奶奶生病的缘故!不知道小宝的奶奶,到底是得了什么病啊?”古争问道。

    路上古争听老程对杨真灵说了一些,关于他们家的情况,杨真灵也曾有过追问,只不过老程似乎是因为太难过的缘故,对于他母亲的病,根本就不愿意多说。

    古争主动问起,这让杨真灵先是对他报以感激的微笑,然后整个人似乎都有了底气。

    “程叔,古道友可是天心派的贵客,可是个非常有本事的人,你就告诉我们程奶奶到底生了什么病吧!也许这个病,古道友有办法医治呢?”

    杨真灵望着只顾着喝酒的程叔,语气颇为埋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