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娱乐平台,ca88亚洲城娱乐官网

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贼警 第五百五十一章 续约


    许璇不同意:“我不信,如果你真的有把握解决这些麻烦,就不会今天这样拖泥带水。你会事后很得意告诉我,你看,我很厉害吧。你每次都这样。这次你却在铺垫离别。”

    “哇……”苏诚惊叹,道:“厉害了我的婆娘,人生不经历风雨,怎么能见彩虹,对吧?确实这次会有一些麻烦,但是我有把握。只不过我不知道会拖多久。以前都是案件,你可以在客观角度去看待。这次如果拖太久,会给你带来残酷的压力。所以我请求要淡定,淡然,当作我们不认识一样,去客观对待可能发生的事情。”

    许璇喝口水,想着事情,而后看苏诚,问:“会死吗?”

    “不会。”苏诚回答。

    “我信你。”

    “可是我担心你不会原谅我。”

    “不会。”

    “即使我参与杀害了一名警察?”

    “……”许璇倒吸一口冷气,看着苏诚:“你真的参与杀害了一名警察?a市的警察?”

    “只是打个比方而已。”

    “这……”许璇愣了半晌:“这我不知道。”

    “所以我今晚会正式请你吃晚饭,和你说这么多。希望你暂时跳出我们的感情,作为一名警察,你要愤怒我的行为,但是却不因为和我的感情而想的太多。”苏诚道:“其实我也知道,人毕竟是人,我这么优秀,你这么爱我,怎么可能轻易跳出来呢?”

    “我呸,谁爱你了。”

    “我爱你。”苏诚笑嘻嘻回答。

    许璇一笑,正色道:“你不要乱说好不好,你这么一说,我感觉很不安。”

    说到这里,开胃菜上来,暂时停止交谈。

    苏诚吃着开胃菜,温柔看许璇道:“如果我娶不了你,我就学大菠萝,终身单身。”

    “大菠萝人家妻子是过世的好不好。”许璇带点不屑看了苏诚一眼:“你那叫打光棍。”

    苏诚疑问:“光棍干什么了,为什么这么多人要打光棍?”

    “因为他油嘴滑舌。”许璇吃了几口东西,问:“其实你感觉我是个累赘是吗?感情对你产生了束缚,是不是,说实话。”

    苏诚承认:“当然拉,感情肯定产生束缚,但是我愿意接受这种束缚。”

    许璇道:“有一件事我一直想问你。”

    “请说。”

    “菲洛娜根本不是你情人,而是你工作伙伴。”

    “是的。”

    “她的死也不是意外。”

    “嗯,她因为和我之外男子恋爱,我老板杀了她。”

    许璇问:“你为什么没想将你老板绳之于法呢?”

    苏诚笑了,笑了好一会:“老婆,所以说我会请你安静的看事态的发展,因为所有的一切不是你想的那样,也不是你看见你认为的那样。考虑到老婆你笨笨,我这才特意点明要你置身事外的态度。这件事,我担心不是自己,唯一担心的是你,你所要承受的压力。好了,今天难得我们享受下浪漫的晚餐,我们可以谈论一些比较有趣的话题。”

    “比如?”

    “比如你去过几次欧洲,喜欢哪个国家?”

    “我怎么感觉这话题这么没高度呢,完全配不上我们的谈话。”

    苏诚道:“再比如海豚项链是当时亲王送给公主,也就是后来女王结婚时候,女王戴的饰品。”

    许璇道:“可是按照一名刑警观察力和推断力,我认为这条项链是xx珠宝行买的。”

    “咳!”苏诚被呛着。

    许璇看苏诚:“拜托,你的随身东西有什么,我全部知道。”

    苏诚认真道:“昨天在抓捕了马局之后,晚上七点,专人从伦敦带过来。”

    “真的?”

    苏诚道:“你可以去看大菠萝回忆录中第四本中的皇家魅影案,里面有对这条项链的详细描述。”

    许璇感觉非常抱歉,忙双手捂了苏诚的脸:“对不起,对不起。”

    “老婆,你不相信我给的项链是真古物,却又相信我说的皇家魅影案。”

    许璇顿了许久,叹气:“对啊,我到底应该相信什么?”

    苏诚拿起许璇手亲吻一下:“无论项链真假,无论皇家魅影是否存在,相信我。”

    许璇和苏诚对视许久,许璇道:“这条项链是真古物。”

    “恩,也许它不是古物,但是我需要你这样的相信我。”

    “因为你有欺骗我的理由。”

    苏诚点头:“是的。”

    “你欺骗我,是因为我帮不了你。”

    “不仅帮不了,而且还可能造成更大麻烦。”

    许璇不再说什么,拿起桌上苏诚的手贴在自己脸上,闭目享受着片刻温鑫与甜蜜。

    ……

    晚饭之后,许璇本要开车送苏诚回去,苏诚让许璇自己去忙吧。许璇吻别苏诚,开车前往z部门。

    苏诚在路边目送许璇的汽车远走,一辆黑色轿车减速靠到路边行驶,打了两次双闪后停在苏诚的面前。苏诚听见后车门的锁弹开的声音,伸手拉开车门,坐到了后驾驶位上。

    司机是熟人,何刚和华太太刺杀竞赛中的那位司机,是苏诚老板手下顾问的幕僚,他就是宋凯查出的,住在号楼的个体户男子。

    “胆子很大。”

    司机笑道:“我不偷不抢,身正不怕影子斜。”

    苏诚道:“可是会让我被人怀疑。”

    司机回答:“你难道犯了什么事吗?我们都是很干净的人。”

    苏诚问:“什么事。”

    司机停顿一会,道:“顾问很不高兴。”

    “怎么了?他老婆劈腿了?”

    司机又笑了,道:“按照约定,你根据孙强那条线一路追击到马局,而后快速抓捕马局。但为什么你要节外生枝?”

    “我不明白。”

    “马局逃跑了,不仅如此,警方开始怀疑戴芸故意指证马局。你别告诉我这些不是你干的。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苏诚道:“我的工作合同并没有要求我做多余的工作。而且那是约定吗?孙强差点把我打死,之后你们才告诉我你们的计划,要求我配合。我拿十块钱,你要求我干一百块钱的活,我肯定不干。合同中,针对吊死鬼我只有一条,那就是推测和查询吊死鬼骨干成员。最重要是,在你们告诉我你们的计划之前,我已经将自己怀疑孙强为什么是杀手的逻辑告知了左罗。”

    司机道:“顾问承认这次工作过失,没有事先和你打招呼,让你处于险境,愿意向你道歉。但是顾问也说了,为了保密,我们联系上存在很大困难,他希望你能随机应变。”

    “哈哈,我连老板要干什么都不知道,目的是什么都不知道,我怎么随机应变?”苏诚道:“你也别告诉我老板目的,我不想知道,还有最后一个多礼拜,我的工作就完成了。”

    “苏诚,你何必与我们产生敌意。按照你的聪明我认为你应该看见老板的实力。老板非常欣赏你,他希望这次你的工作结束后,能正式加入他的团队,成为团队中不可或缺的一员。同样,做为回报,你将获得财富,地位和女人。”

    苏诚问:“这是正式续约吗?”

    “你可以这么理解。”司机道:“物资上绿卡,别墅,游艇,甚至私人飞机。这还代表什么?还代表苏诚你有资格进入老板团队的核心。”

    苏诚道:“人和人之间存在很多隔阂,你们并不知道我真正想要什么。”

    “我们知道,我们准备的还有大菠萝死亡真相,杀死大菠萝的杀手,雇主的详细资料。甚至还安排好了专业杀手替你复仇。”

    苏诚不吭声好一会,才开口:“对不起,我没有续约的打算。”

    司机道:“我们都是华人,我私人劝告你一句,苏诚你的力量实在太单薄了。这一年来,你稳如泰山,是因为警察是你的后盾,你的打手。以后呢?你想干点a市以外的事呢?还能依靠警察吗?就说大菠萝之死,杀他的雇主就不是你有能力能解决的。但是你又必须复仇。要复仇你就需要资料,先不谈你有没有复仇的能力,我不认为你有能力知道谁是杀手,谁是雇主。”

    苏诚道:“感谢你的好意,不过人总是要有理想的。目标太容易达成,人生岂不是平淡无奇,了无生趣?”

    司机想了一会:“人各有志,我也不勉强。既然这样,你的工作结束后就去一趟欧洲,结算报酬。我要提醒一句,合同到期后,不要马上留在警方系统中。我知道你现在对吊死鬼内部问题产生了兴趣,这不利你的薪酬结算。我想你也不想知道太多。”

    “我就是正常的工作,和警方合同满后,我会尽快飞欧洲。”

    司机点点头,颇有些失望道:“太遗憾了,你是我见过的最好侦探之一,可惜我们没有办法成为朋友,希望我们不要成为敌人。”

    苏诚笑:“那也得我有成为你们敌人的资格。”

    “哈哈。”司机也笑了,将汽车靠到一边。

    苏诚下车:“晚安。”

    司机回答:“晚安,睡个好觉。”

    司机开车离开,接上蓝牙:“顾问,他不同意续约。”

    顾问问:“你没有说服他?还是有其他原因?”

    司机回答:“没人能说服他。”

    顾问道:“太遗憾了,那只能用一些办法来说服他。你觉得他会怨恨我吗?”

    “当然不会,你是为了他好,有句古话说的:天将将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什么意思?”顾问问。

    “顾问你必须得到苏诚这样的人帮助,那用点手段,将来他也是会理解的。”

    另外一边,街头晃荡的苏诚偷到一部手机,拨打电话:“计划。”

    “明白。”

    “要修改其中……是否明白?”

    “不同意修改。”

    “我已经决定了。”

    “……好吧,明白。”

    苏诚将手机送回失主,走到路边招手,一辆出租车开到苏诚身边,苏诚上车,对司机道:“五连小区。”

    司机按下打表器,顺口问:“回家?”

    苏诚微笑回答:“是啊。”

    回家?呵呵……天大地大,何处是我家。

    回到了左罗外公家,苏诚先洗澡,而后拿出自己最高档的一套西装挂好,熨烫衬衫。将自己住的屋子收拾的干干净净,而后将自己的不多的行李打包。最后到厨房,泡了一杯红茶,坐在小阳台位置,喝着红茶,欣赏着都市夜景。他的心情无比放松,他已经不用去思考太多。一直以中庸之道做人的苏诚内心涌动着求战的欲望。

    年少轻狂,你要战,便来战!一种跳脱出固有姓格的舒服的爽快和豪迈让人荡气回肠。

    雷声响起,南方的夏季总是来的那么快。

    安安在自己临时房间贴着墙壁,盯着小阳台背向自己的苏诚。

    ……

    左罗回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洗澡,将脏衣服放在洗涤袋中,明天会有家政人员将衣服拿走。而后洗劫下冰箱,找点吃了,看会电视。十二点上床睡觉。

    左罗睡眠又深又浅,深说的是他能非常快的进入睡眠,十到十五秒就足够了。浅说的是他很警觉,电话震动声音都能将他惊醒。让苏诚很奇怪的是,外面即使在钻马路左罗仍旧能入睡,但是手机震动的轻微声音左罗就能醒来。

    左罗睡眠质量很高,到了早上六点三十分就基本恢复了状态。起床,原地舒展筋骨,思考着今天要做的事情,将事情重要程度在脑海列出一个清单。而后洗漱,上厕所。

    早上七点,左罗和早起的安安就今天事情今天讨论,安安已经和卢娜联系上。卢娜安排好了场景,今天就把安安的事给办了。这年头好人好事很容易做的,关键是细节。诸如植树节,领导们戴了鞋套,用新铁锹,这错误就太低级了。还有一大波美女写书法,书法好看,波也好看,人也好看,只可惜毛笔是白色的。还有一大波美女操作电烙铁,不仅好看,最牛的是,她能握住几百度高温的电烙铁金属处进行操作。

    前文提到的小女孩给中暑的环卫工打伞近一个小时,舆论网民高呼最美丽xx,实际上有点脑子都知道,环卫工在太阳暴晒的高温地面上躺几分钟,皮肤是会被烧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