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娱乐平台,ca88亚洲城娱乐官网

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不可名状舰娘的镇守府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这是漫威,不是DC


    房屋因为地震变成危房收拾收拾还能勉强住几天,但是工厂的厂房因为地震受到损伤,就没法立刻开工了。

    前者顶多是局部塌陷砸到人脑袋上,按照这个世界普通人的身体素质,因为混入了舰娘的血统,被些许钢筋混领土砸脑袋上也就晕乎乎个几天的事。

    没经过仔细灾后检查的工厂盲目开工的话,炸了就不是晕几天的事情了。

    于是一下子,大部分伦敦市的居民都陷入了无所事事的状态。

    根据社会学家的研究表明,一个人无所事事不可怕,还可以在家胡思乱想,几个人无所事事也不可怕,街头八卦各种谣言……还有桥牌麻将这种消磨时间的桌面游戏基本都是这么来的

    真正可怕的是一群人无所事事,一旦无所事事的人数量超过某个阈值就会很危险……有关这个阈值到底是多少,社会学家已经互相打破了脑袋。

    但不管阈值是多少,大家都很确定无所事事的人多了,一定会出问题,而且一出就是大问题。

    所以合格的领导班子在执行救灾任务时,都会尽可能的让灾民有事可做,而不是让灾民们拿了救济就闲呆着。

    就算没事让这些灾民去做,也会整出一堆各种各样的公众活动,总之就是尽可能的让大家不要太闲。

    在这方面,被赶鸭子上架当上市长的昆西做的很靠谱,当然靠谱的不是她,而是有专门一套应对这种情况的处理办法,她只要照着葫芦画瓢就行了。

    从组织大家打扫卫生,利索能力的清理城区,搬运救灾物资,还有是不是的慰问群众,组织一些艺术活动。

    只要忙起来了,有事做了,大家就不会有空去做一些很危险的事情,例如因为一丁点救灾物资的发放顺序,产生争斗。

    这么做,要好过把所有资源都投入到全面救灾之中。

    说到底,这场震塌三分之一座伦敦城的“灾难”有海军背书,真正的救灾工作要等那些从前线安排过来的舰娘到了后才真正开始。

    于是乎,拎着救济粮忙着莫名其妙事情的伦敦市居民,对于脑袋顶上飞过的某位骑着扫把大呼小叫的退役舰娘,顶多就是驻足评论给一下扫帚样的飞行器很有大不列颠的传统。

    完全没有人想到,这位大呼小叫的退役舰娘完全是凭借自己的力量飞行的,扫帚是刚从废墟清理小队那里顺来的。

    一直保持渡鸦形态盘旋在昆特身边指导同时也在保护这位获得崭新力量达拉然有些后悔自己的决定。

    如果早知道这个世界的居民对陌生事物的接受程度这么高,她还变成渡鸦这种总是习惯性找肉吃的动物形态做啥。

    直接坐上自己的镶金华丽飞毯多帅气啊。

    等到过完cos女巫瘾的昆特降落到博物馆天台后,只看到亚顿总督一行船,几乎每一艘都在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她。

    “骑扫帚飞行什么的设定实在是太low了。”南达科他小声的对身边的英系医疗舰说道。

    “我也这么觉得,你说她会不会掏出一根不知道从哪捡起来的小木棍念一声阿瓦达索命咒呢?”英系医疗舰不列颠说道。

    就算昆特的思维再跳脱,她也察觉到氛围的诡异,把从街道上顺来的扫帚攥在手里,似乎担心被别人抢走的姿势问道:

    “我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吗?”

    “你没有扫帚也应该能飞的吧?”因为担心昆特,在“百忙”之中抽空过来的昆西市长用着微妙的语气说道。

    “……我不是变成魔法师了吗?不骑扫帚总觉得哪里不对。”昆特说道。

    “不,你最多算术士。”杵着守护者之杖的达拉然在旁边吐槽道。

    “术士?那是什么?”在几个小时之前,昆特还是一位没有接触过任何神秘侧事物的退役舰娘。

    “魔法师的力量来自于这里。”达拉然指着自己的脑袋解释道:“是知识,是探索真理的欲望,对于魔法师来说力量只是工具。”

    “而术士的力量来自于其他存在的赋予,就像你一样,虽然相对于其他被恶魔诱骗,被卖了都不知道啥情况的普通术士,我的提督赋予你的力量……”

    达拉然沉默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说道:“我是不会承认自己羡慕嫉妒恨的。”

    这种连三岁小孩都能瞬间获得力量,并且没有任何后遗症,不会有任何失控情况出现……要是燃烧军团的恶魔能做到亚顿这种程度,达拉然早就会跟着喊一嗓子:

    “消灭虚空暴政,世界属于军团”后义无反顾的加入军团了。

    “那为什么,总督大人您愿意赋予我这份力量呢?”昆特依然紧紧的抱着扫帚问道。

    “我会在这里建立一座防线,你的任务就是监督并且守护那里,不用问那是什么,因为你已经见过一次了。”亚顿对昆特说道。

    “见过一次?难道是……那个?”昆特反应过来亚顿说的是什么:“我需要……做多长时间。”

    “一千年吧。”亚顿一句话让昆特脸色唰的一下苍白了起来:“或者到你无法坚持下去为止。”

    “……”第一次察觉到星灵战舰时间观点有点夸张的昆特已经不知道应该从哪里开始吐槽了。

    “她能活那么久?”双手抱着后脑勺的休伯利安对亚顿问道。

    尽管这个世界的舰娘最长寿的已经活了五百年(这是舰娘的存在时间),但那是因为那些最初代舰娘反复更新自己的舰装。

    相当于自己名字不变,但身体更新了好多代,真正保持自己舰装不变活五百年的,还没见过。

    本土舰娘舰体的预估寿命可没星际战舰那么夸张,更别说昆特这种拆了舰装的退役舰娘了。

    退役舰娘的寿命也许比普通人要长一点,但是最多也就活到两三百岁的样子,甚至有可能因为战争造成的损伤太多,在退役后短短十几年里身体崩溃。

    对于休伯利安的提问,亚顿没有做出任何解释,其他几艘星灵战舰也一副这个问题太白痴不愿意回答的样子。

    最后还是达拉然拍了拍昆特的肩膀说道:“只要你愿意把手里的扫帚丢掉,我会教你永生之酒的酿制方法。”

    “喔……”对于达拉然这句话反应最大的军团战舰森提纳克斯,这艘燃烧军团山寨出来的虚空辉光舰用着不可思议的目光注视着说出“永生之酒”的达拉然。

    “不是你想的那种……是我在奥杜尔里找到的知识。”达拉然白了森提纳克斯一眼。

    “我还以为你会在这里种棵树,不过阿曼的力量能有影响如此遥远的距离吗?”森提纳克斯问道。

    “真正的永生无法获得,但是一千年,足够了。”达拉然说道。

    “可是没有扫帚我怎么飞……”昆特有些犹豫的说道。

    “……改正你的认知就可以了。”达拉然似乎在说一件很轻松的事情。

    “你可以试着把内裤外穿,再披上一条红色披风。”美国船南达科他给出了一个很不错的建议。

    内裤外穿什么的昆特自然不会去做,她又不是变态,不过还真让她在博物馆的地下储藏室里找到了一件红色披风。

    看着披上高领红色披风飞来飞去的昆特,南达科他有些无语的说了一句只有美国船才能理解的话来:“这下好了,从dc变漫威了。”

    “什么漫威?”休伯利安好奇的问道。

    “一些超级英雄漫画,等等,亚顿是说要在伦敦、香港还有纽约建立时空节点?”南达科他突然想起什么的问道。

    “是啊,怎么了?”

    “……我说为啥当时总觉得忘记什么了。”南达科他的表情诡异的一塌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