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娱乐平台,ca88亚洲城娱乐官网

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穿越之娱乐香江 1567【余波未平】


    ,七点左右修改。

    写书不易,收入微薄。

    给您带来阅读上的困扰,实属逼不得已,希望各位书友体谅作者的不易。老白拜谢!

    ……

    金像奖颁奖礼结束之后,转天报纸都报道了这一消息,其中多份报纸还把它摆在了头版头条。

    像《明报》就以“夏天用心做好电影,天下影业大获全胜”为标题进行了报道。

    《东方日报》则报道称,“夏天炮轰香港影坛,呼吁提升编剧待遇。”

    《星岛日报》的头版头条则是“天下影业雄霸金像奖,夏天对电影双周刊不满!”

    因为夏天两次登台发表获奖感言,都被无线电视台掐了信号,普通吃瓜群众是根本没看到夏天发表感言的全过程,因此当他们看到报纸标题时都不禁有些意外,感觉夏天好像有点得意忘形似的。

    “怎么刚取得了一点成绩,就这么口无遮拦,大放厥词呢?”

    “就算天下影业现在是香港第一影业公司,也不要如此盛气凌人吧。还炮轰香港影坛,简直猖狂!”

    “他怎么会这样膨胀的呀,就是得了一点奖项而已,怎么就如此口出狂言呢?嘴上也不放个把门的。”

    民众们开始都有些误会了。但是等他们买下报纸,仔细看完之后,才知道自己误会夏天了。

    “啊,他说得对呀。我们的眼睛是雪亮的,谁的电影好,谁的电影差,我们是可以分辨的。如果你糊弄我一次,下次我是不会上当的,我是真的会用脚投票的。”

    “夏天真不愧是有良心的电影人,难怪天下影业这些年净出好片。相比起来,其他电影公司拍得那叫什么玩意,纯粹骗钱的。下次看电影只选天下影业的。”

    “夏天做得对。我之前看过杂志的报道,那些明星一部电影就赚一两百万港币。可那些编剧却只赚几万元,还净被电影公司拖欠片酬。这种现象的确是应该好好的改变一下了。”

    金像奖颁奖礼结束之后,转天报纸都报道了这一消息,其中多份报纸还把它摆在了头版头条。

    像《明报》就以“夏天用心做好电影,天下影业大获全胜”为标题进行了报道。

    《东方日报》则报道称,“夏天炮轰香港影坛,呼吁提升编剧待遇。”

    《星岛日报》的头版头条则是“天下影业雄霸金像奖,夏天对电影双周刊不满!”

    因为夏天两次登台发表获奖感言,都被无线电视台掐了信号,普通吃瓜群众是根本没看到夏天发表感言的全过程,因此当他们看到报纸标题时都不禁有些意外,感觉夏天好像有点得意忘形似的。

    “怎么刚取得了一点成绩,就这么口无遮拦,大放厥词呢?”

    “就算天下影业现在是香港第一影业公司,也不要如此盛气凌人吧。还炮轰香港影坛,简直猖狂!”

    “他怎么会这样膨胀的呀,就是得了一点奖项而已,怎么就如此口出狂言呢?嘴上也不放个把门的。”

    民众们开始都有些误会了。但是等他们买下报纸,仔细看完之后,才知道自己误会夏天了。

    “啊,他说得对呀。我们的眼睛是雪亮的,谁的电影好,谁的电影差,我们是可以分辨的。如果你糊弄我一次,下次我是不会上当的,我是真的会用脚投票的。”

    “夏天真不愧是有良心的电影人,难怪天下影业这些年净出好片。相比起来,其他电影公司拍得那叫什么玩意,纯粹骗钱的。下次看电影只选天下影业的。”

    “夏天做得对。我之前看过杂志的报道,那些明星一部电影就赚一两百万港币。可那些编剧却只赚几万元,还净被电影公司拖欠片酬。这种现象的确是应该好好的改变一下了。”

    金像奖颁奖礼结束之后,转天报纸都报道了这一消息,其中多份报纸还把它摆在了头版头条。

    像《明报》就以“夏天用心做好电影,天下影业大获全胜”为标题进行了报道。

    《东方日报》则报道称,“夏天炮轰香港影坛,呼吁提升编剧待遇。”

    《星岛日报》的头版头条则是“天下影业雄霸金像奖,夏天对电影双周刊不满!”

    因为夏天两次登台发表获奖感言,都被无线电视台掐了信号,普通吃瓜群众是根本没看到夏天发表感言的全过程,因此当他们看到报纸标题时都不禁有些意外,感觉夏天好像有点得意忘形似的。

    “怎么刚取得了一点成绩,就这么口无遮拦,大放厥词呢?”

    “就算天下影业现在是香港第一影业公司,也不要如此盛气凌人吧。还炮轰香港影坛,简直猖狂!”

    “他怎么会这样膨胀的呀,就是得了一点奖项而已,怎么就如此口出狂言呢?嘴上也不放个把门的。”

    民众们开始都有些误会了。但是等他们买下报纸,仔细看完之后,才知道自己误会夏天了。

    “啊,他说得对呀。我们的眼睛是雪亮的,谁的电影好,谁的电影差,我们是可以分辨的。如果你糊弄我一次,下次我是不会上当的,我是真的会用脚投票的。”

    “夏天真不愧是有良心的电影人,难怪天下影业这些年净出好片。相比起来,其他电影公司拍得那叫什么玩意,纯粹骗钱的。下次看电影只选天下影业的。”

    “夏天做得对。我之前看过杂志的报道,那些明星一部电影就赚一两百万港币。可那些编剧却只赚几万元,还净被电影公司拖欠片酬。这种现象的确是应该好好的改变一下了。”

    金像奖颁奖礼结束之后,转天报纸都报道了这一消息,其中多份报纸还把它摆在了头版头条。

    像《明报》就以“夏天用心做好电影,天下影业大获全胜”为标题进行了报道。

    《东方日报》则报道称,“夏天炮轰香港影坛,呼吁提升编剧待遇。”

    《星岛日报》的头版头条则是“天下影业雄霸金像奖,夏天对电影双周刊不满!”

    因为夏天两次登台发表获奖感言,都被无线电视台掐了信号,普通吃瓜群众是根本没看到夏天发表感言的全过程,因此当他们看到报纸标题时都不禁有些意外,感觉夏天好像有点得意忘形似的。

    “怎么刚取得了一点成绩,就这么口无遮拦,大放厥词呢?”

    “就算天下影业现在是香港第一影业公司,也不要如此盛气凌人吧。还炮轰香港影坛,简直猖狂!”

    “他怎么会这样膨胀的呀,就是得了一点奖项而已,怎么就如此口出狂言呢?嘴上也不放个把门的。”

    民众们开始都有些误会了。但是等他们买下报纸,仔细看完之后,才知道自己误会夏天了。

    “啊,他说得对呀。我们的眼睛是雪亮的,谁的电影好,谁的电影差,我们是可以分辨的。如果你糊弄我一次,下次我是不会上当的,我是真的会用脚投票的。”

    “夏天真不愧是有良心的电影人,难怪天下影业这些年净出好片。相比起来,其他电影公司拍得那叫什么玩意,纯粹骗钱的。下次看电影只选天下影业的。”

    “夏天做得对。我之前看过杂志的报道,那些明星一部电影就赚一两百万港币。可那些编剧却只赚几万元,还净被电影公司拖欠片酬。这种现象的确是应该好好的改变一下了。”

    金像奖颁奖礼结束之后,转天报纸都报道了这一消息,其中多份报纸还把它摆在了头版头条。

    像《明报》就以“夏天用心做好电影,天下影业大获全胜”为标题进行了报道。

    《东方日报》则报道称,“夏天炮轰香港影坛,呼吁提升编剧待遇。”

    《星岛日报》的头版头条则是“天下影业雄霸金像奖,夏天对电影双周刊不满!”

    因为夏天两次登台发表获奖感言,都被无线电视台掐了信号,普通吃瓜群众是根本没看到夏天发表感言的全过程,因此当他们看到报纸标题时都不禁有些意外,感觉夏天好像有点得意忘形似的。

    “怎么刚取得了一点成绩,就这么口无遮拦,大放厥词呢?”

    “就算天下影业现在是香港第一影业公司,也不要如此盛气凌人吧。还炮轰香港影坛,简直猖狂!”

    “他怎么会这样膨胀的呀,就是得了一点奖项而已,怎么就如此口出狂言呢?嘴上也不放个把门的。”

    民众们开始都有些误会了。但是等他们买下报纸,仔细看完之后,才知道自己误会夏天了。

    “啊,他说得对呀。我们的眼睛是雪亮的,谁的电影好,谁的电影差,我们是可以分辨的。如果你糊弄我一次,下次我是不会上当的,我是真的会用脚投票的。”

    “夏天真不愧是有良心的电影人,难怪天下影业这些年净出好片。相比起来,其他电影公司拍得那叫什么玩意,纯粹骗钱的。下次看电影只选天下影业的。”

    “夏天做得对。我之前看过杂志的报道,那些明星一部电影就赚一两百万港币。可那些编剧却只赚几万元,还净被电影公司拖欠片酬。这种现象的确是应该好好的改变一下了。”

    金像奖颁奖礼结束之后,转天报纸都报道了这一消息,其中多份报纸还把它摆在了头版头条。

    像《明报》就以“夏天用心做好电影,天下影业大获全胜”为标题进行了报道。

    《东方日报》则报道称,“夏天炮轰香港影坛,呼吁提升编剧待遇。”

    《星岛日报》的头版头条则是“天下影业雄霸金像奖,夏天对电影双周刊不满!”

    因为夏天两次登台发表获奖感言,都被无线电视台掐了信号,普通吃瓜群众是根本没看到夏天发表感言的全过程,因此当他们看到报纸标题时都不禁有些意外,感觉夏天好像有点得意忘形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