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娱乐平台,ca88亚洲城娱乐官网

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大宋桃花使 第330节 暗涌


    夏天的雨,当真如同方进石说的,来的快,去的也快,很快乌云散去,太阳就又出来了。

    方进石带着乔凌儿坐着马车回去,一路上方进石看她不是很高兴,就故意逗她说话,又说些笑话给她听,乔凌儿有时候听的不太明白,不明白笑点何在,连连尴尬,她看着方进石自己说完大笑,自己却半天反应不过来,愈发觉得自己脑子笨,内心更加自卑。

    她总是会想,他身边的女人,都是肤色又白,长的又好看,什么都会什么都懂,我生的不好看,又是什么都不会,脑子又笨,他和我在一起呆着的时候,一定很闷的。

    马车进了南城门,方进石看时候尚早,就让车夫拐到御廊大街,他不急于回家,想先找施全聊聊天喝喝酒。

    御廊锦线庄的伙计们大多数都认得他,相熟识的见面都向他打招呼,以前喊他小石,小方兄弟的,现在都陪着笑脸尊称一声方大官人,或者方公子,现在谁都知道他做着天大的生意,谁都高看一眼。

    方进石笑容满面的和这些伙计们打着招呼,甚至用调笑的语气问一些伙计要不要去江南布庄,跟着他混,乔凌儿跟在他后面,看他春风得意的,愈发觉得自己和他的距离越来愈远,他再也不是在陕西时那个淳朴充愣的少年了。

    他在这里很熟,也不用别人指引,直接走到施全日常所处的房间,脚刚一踏进门槛,就喊了一声:“大哥……”

    施全此时不在房中,桌案之后,一个年轻的妇人坐在施全平常所坐的位置上,她闲极无聊的拿着一个玉斧在手中端看,身后站着一个小丫头,却是秦桧的小妾王玉梅。

    王玉梅听到方进石的喊声,抬声头来看了看,说了句:“你大哥不在。”

    方进石对她没有什么好感,屋子里就她和那个丫头,也要回避一二,所以方进石进到屋来马上转身就走,道:“那我到后面找找。”

    王玉梅在他身后道:“施二郎的下人们都死哪里去了,坐了半天连个茶水也没有。”她这么说了,方进石不能当做听不到,他就是冲着施全的面上,也不想得罪这个女人。

    所以方进石就又转过身来,拿起桌案上的茶壶摇了摇,里面有水,他也不管是不是已经凉了,就在王玉梅面前的茶碗中倒了一碗。

    王玉梅满意的拿起茶碗小饮了一口,她并不在意这茶是不是冷的,在意的是别人听她的话伺候她,她看看站着的方进石,道:“听二郎说你去了江南卖茶,生意如何?”

    无论做多大的生意,做买卖的都是让人瞧不上眼的,方进石微笑答道:“还好,还过的去。”

    王玉梅又道:“你成家了没有?我府上有几个俊俏的丫头,要不要我回头向你大哥提一下?”

    方进石一呆,虽然他不耻王玉梅的为人,但她这个却是一番好意,就半调笑半认真的道:“不知中丞府的姑娘有多俊俏呢?”

    王玉梅看了看他道:“你想要多俊俏的姑娘?”

    方进石这才注意到乔凌儿没有跟着他走进来,他走到门口,看乔凌儿站在柱下,就向她招了招手,乔凌儿走了过来,方进石伸手拉了她的手,走到房中王玉梅面前道:“至少要比她俊俏十分才成。”

    乔凌儿懵懵懂懂的让他拉了进来,也不知道二人之前在说什么,此时听他来了这么一句,急急红了脸转了头去,方进石哈哈笑着道:“给秦小夫人好好看看,转过头来。”

    王玉梅望了望乔凌儿一眼,道:“自然有比她俊俏十分的,你要不要?”

    方进石握了乔凌儿的手抬了起来抚了她的手背,向王玉梅道:“中丞府虽大,但我也不信有比她俊俏的。”他说的中丞府自然也是包括王玉梅的,王玉梅心中火起,却又发作不得,只是闷闷的自己喝了一口茶。

    乔凌儿羞红了脸低了头去,幸好方进石很快放开了她的手,门口处脚步声起,施全当前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一个女子,竟然是冯婉。

    两人虽然一前一后走了进来,但是小声在交谈着什么,神色之间显得亲昵,直到跨过门槛来,施全才发现屋中的几人,他定了一下,看清楚了屋中几人,才向王玉梅道:“秦……夫人……怎么来了……“

    王玉梅不悦道:“怎么,我不能来么?“

    施全陪笑道:“锦线庄开门做生意,有客盈门,巴望都巴望不来呢,怎会不让你来呢。“

    王玉梅拿了茶碗盖子看了看,道:“等你等的茶都冷了,你给我换个热的来。“

    施全答应着走过去,刚要提过茶壶,冯婉疾走一步上前,抢先提了茶壶道:“这些个端茶倒水的事,还是我来吧,二郎陪着客人和你兄弟好好说说话。“

    她提过茶壶出门,原来她和王玉梅关系最好,此时却完全当她是个陌生的客人,王玉梅眼见她隐隐以老板娘自家人自居,心头更是火起。

    施全此时颇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感觉,他和王玉梅随意说了几句客套话,冯婉提了茶壶进来,给施全方进石几个人面前茶水倒上,也给王玉梅倒了,道:“秦夫人请喝茶。“

    王玉梅伸手去拿茶碗,不想茶水滚烫茶碗很热,烫的她急急缩手而回,手肘撞到桌边的玉斧,玉斧跌落在地,滚了一滚。

    冯婉弯腰把这玉斧捡了起来,没有放回桌面,却随手放在屋角盛放废纸的木桶沿上。

    王玉梅看了看冯婉,冯婉目不斜视面无表情,王玉梅道:“这玉斧又没有摔破,这就丢弃了么?“

    冯婉瞅了瞅那玉斧,道:“等下我拿到后面去换个铁尺来用,前面这里人多手杂,怕是有什么手脚不干净的拿了去。“

    王玉梅脸色忽变,半响之后站起来道:“天色不早了,我这就回去了。“

    施全急忙站起来,送她出去,冯婉起身,却没有去送王玉梅,只是去收拾了她的茶碗。

    方进石嬉笑了看施全陪着王玉梅走出去,回头对冯婉道:“秦小夫人好像不太高兴。“

    冯婉道:“我也还不高兴呢。“

    方进石笑了道:“大哥送送人家都不行?又不是大哥叫她来的,是她自己来的。“

    冯婉道:“我又没有说不让人来……你什么时候去别人家里,坐到主人的座位上过?“

    方进石还没有回答,施全已经送完王玉梅,独自走了进来,冯婉看他进来,冲他道:“等下去后面多搬几个椅凳过来,免得来个客人没地方坐,做你的位子。“

    施全道:“好吧好吧,都听你的。“

    冯婉刚想说话,方进石在边上道:“正是正是,嫂子说的一点都没有错。“冯婉回头笑骂了道:“你再乱叫,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她马上就恢复了往日那种直来直去的说话方式,再也不见方才那种对着王玉梅冷淡的神色。

    方进石又和施全说了半天闲话,喝了一坛子九里桃花醇,留在锦线庄品尝了未来大嫂冯婉的做菜手艺,酒足饭饱的起身回家。

    在回去的路上,方进石和乔凌儿闲聊,说王玉梅时,方进石道:“有时候真是看不懂女人,像这个王玉梅,明明看不上大哥,却又过来纠缠。“

    乔凌儿半响不语,好一会儿才大着胆子道:“谁又能……看懂你。“

    方进石道:“让别人看不懂才好,若是什么都让人看得懂了,我还怎么和别人谈买卖,尤其是大买卖,没有点心机是不行的。“

    乔凌儿听他说到了别的地方去,再没有说什么,只是苦苦的叹了一口气。

    方进石带着她回到自己家里,送乔凌儿回她自己的房间,回来时路过黄金绵的住处,见她窗格灯光依亮,想着这两天对她有所冷落了,就走了过来。

    黄金绵为他开了门,方进石一进来,就看见屋中墙壁上原本黄金绵自己写的字画全都不见,倒是挂了方进石写的歪歪扭扭的一副字,“志当存高远“,方进石一看就道:“怎么挂了这个,赶紧取下来,别人看到这样的字,还不笑死。“

    黄金绵走到他身边,抬头望望道:“我觉得写的很好,再说了,我的房间,外人怎么会来看到。“

    方进石扭头瞅瞅她道:“这你也说好?你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大有长进了。“

    黄金绵低笑道:“还不是跟着你有样学样来的。“

    方进石道:“这里也别再收拾了,住不了几天,我们就回淮东去,屋子里有我喜欢的几样就可以。“

    黄金绵凑近了挽了他的手臂道:“有我在,你喜欢的当然是有。“

    方进石瞅了她,笑问:“那你说说,我最喜欢的是那几样?“

    黄金绵扑过来,手臂搭上他的脖颈,软软的道:“你最喜欢抚腿,亲嘴,摸胸了……“她的眼睛满是媚态,方进石却是正色道:“我喜欢的是喝酒,品茶,听曲儿。“

    黄金绵轻打了他一下,松开他的脖子,转身欲走,方进石一把搂过她的腰身,嘻嘻笑道:“你说的也对,那三样我也喜欢。“

    说这话,右手已经摸索到她的衣服下。